【农民工市民化意味着什么

 

【背景】《中央提加强农民工市民化研究:鼓励农民进城购房-搜狐新闻 》:21世纪经济报道获得的数据显示,今年三季度末农民工外出人数增速转为零增长,这表明现实中农民工进城意愿降低,原因是目前农民工在城市难以享受到教育、养老、住房等公共服务,这可能使得城镇化目标受到影响,进而影响整个经济的可持续增长。

 

【评论】上一任政府大水漫灌,四万亿政策带来了很多鬼城。三线城市有大量空置的房产。为了防止房价崩盘,需要找到比较合适的接盘侠,政府放眼望去,农民工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即生活在城市中,目前也没有城市房产。然而农民工的经济能力有限,即使县城一级的房价每平米也要三千左右,对比十万一套的农村自建房成本,差了几倍。农民工这个身份很难拿到商业贷款,农村户籍意味着单位可以合法不缴纳公积金(自然也就没人缴纳),也就拿不到公积金贷款。这种情况下三千一平的县城房价便足以成为门槛。
可以想见,接下来政府会在农民的融资能力和户籍转换上做文章,比如一视同仁缴纳和使用公积金,提供定向的优惠商业贷款。考虑到农村土地流转、集中土地实现农业产业化的需要,很可能会学习当年不厚主政重庆时的政策:土地换城市户口和社保。或者更进一步,土地换金融和购房扶持等等。总之,目前只有提高杠杆率才能实现农民工进城买房的可行性,但有可行性不等于有必要性,农民看不到房价稳定上涨的预期的话,也没有动力购置,而房价上涨的预期归根结底是人口聚集的预期。一旦实现人口聚集,社会管理的复杂程度又会指数化上升。
总之,农民工城市化,无论进行中还是完成后,都面临着精细化的社会管理需要,这在公务员队伍积极性受挫、人心思变的当下,似乎有颇大的难度。

 

中央提加强农民工市民化研究:鼓励农民进城购房-搜狐新闻 http://news.sohu.com/20151223/n432277652.shtml

d【今日焦点:农民工市民化意味着什么】-少年中国评论

 

_1

【如何管理十个北京

【背景】《中财办副主任:要解决城市病 还需要十个北京 》:在拓展区域发展空间方面,《建议》提出,发挥城市群辐射带动作用,优化发展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三大城市群,形成东北地区、中原地区、长江中游、成渝地区、关中平原等城市群。

 

【评论】在现有的中心城市中培养出新的特大型城市,以分流首都人口压力,这思路本身是对的,但其带来的社会管理要求则远超现在的政府能力。特大型城市是以“市”的面积承载“省”的人口,在户籍人口、非户籍常住人口、流动人口之间形成1:1:2的悬殊比例。以上海为例,2014年户籍人口1400多万,常住人口2400多万左右,再加上流动人口、旅游人口、过境人口等,除去春节期间,日常在地人口稳定在四千万以上(实际移动联通电信三家上海地区同时在线手机用户数也是这个数字)。如果从纵向来比较,上海的常住人口在过去十年增加了一千万(再加上流动人口呢?)。因此按照户籍或者常住人口配置的政府机构、公务员编制、警力、公共服务和城市规划,将捉襟见肘。2014年跨年时外滩的踩踏事件便体现了,即使上海作为公共预案最为成熟的大城市之一,面对现在的人口数量和增长速度也开始有心无力。十年内一座城市千万级的人口增长,需要大规模的超前规划和资源协调。对于再建十个北京这个目标,最大的困难恐怕在于天然保守的政府和自发性的资本主义经济。

中财办副主任:要解决城市病 还需要十个北京 http://www.guancha.cn/economy/2015_12_13_344523.shtml

【今日焦点:农民工市民化意味着什么】-少年中国评论

 

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