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淇琪不戚戚

10月11日,为期两天的世界首届马克思主义大会在北京大学闭幕。想必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个新闻标题,但是完全没有点开的兴趣。我用党性发誓整个事情非常之有趣。

这个大会是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承办的,感谢院领导报以极大期望。估计想请各种国际学术大咖来传递中国声音。

我看千龙网消息说,此次大会的召开,得到世界各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学者和中国问题研究专家的热烈响应,共有来自五大洲的400余名中外学者与会,120余位专家学者在论坛发言。

到了开会发现,外国学者大概来了五十多个,欧美为主,也有越南、古巴这种社会主义国家。据说很多受邀国外学者没来。考虑到很多大咖年事已高,即便中方可以包泰斗们的家属、助理之类的各种费用,老头们拒绝远行似乎完全可以理解、

会议内容很丰富,设八个分论坛。分别是:1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和发展、2马克思主义文本研究及其翻译、3中国道路与中国话语体系、4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与中国马克思主义的发展、5马克思主义与世界文明的未来走向、6马克思主义与科学文化、7马克思主义与经济全球化、8马克思主义与人类命运共同体。

感觉1、2、6、7可以算学术问题,其他就是政治问题了。我对4的期待简直要爆表了!

会场门口志愿者列队等待提供帮助,每个志愿者都统一穿着会议方提供的棒球衫。对比各种活动廉价巨丑的T恤,主办方还是花了些心思,以及,钱。

等我拿到会议手册和论文集,有两个槽不得不吐。

1 按照中国人对国际学者的熟悉程度,参会学者里最大的咖大概就是哈佛大学的麦克·法夸尔教授。于是他被邀请在开幕式之后做主旨演讲,在各种部长级的领导从中。吐槽不是说这个咖不够大,而是人家不是专门研究马克思主义的。他写了哪些书可以自行百度,有敏感词。

2 真心不能用点心把手册里面学者名字写对吗?我只是随手检索了一下,手册里面的纽约大学教授Porter Allman根据纽约大学官网应该是Bertell Ollman。人家真是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呀,不能对人家好一点吗?加州特立尼达文化研究与教育中心的Karl Ratner应该是Carl Ratner,当然不严重,因为两写都对,但是所在机构名字给人家写错了。考虑俄罗斯法国德国等等名字我没有能力检索,衷心祝愿所有错误就这些了。

论文集中可以发现,有的国外学者还挺犀利。例如,加州那个Carl Ratner博士提交的参会论文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一个巧妙、多义的术语》。论文摘要中提出,“社会主义便成了一种无需检查的背景--这滥用了马克思理论中的社会主义--也就是‘当前特征的优先性’。”而且她被分到了分论坛四“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与中国马克思主义的发展。”感觉此论坛可看程度五颗星。要知道同组的其他论文都是《习近平治“心”之术探析--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研究》这样的画风。

大戏拉开帷幕。

首先是麦克·法夸尔教授在开幕式后的演讲。麦克·法夸尔教授对马克思主义在普通中国人中的影响表示了疑问,他委婉提出儒家思想和爱国主义影响说不定更大哦。儒家思想是关于等级、关于君臣父子的,“要不然人们为什么会叫习大大?”全场发出了“你懂得”的笑声。

麦克·法夸尔还提到现今的污染、文革,天某门democratic incident,七不讲,不知满座的带着同声传译机的部长、学者内心作何感想。后来11号我问他,有人对他的发言作出任何反馈么?85岁的老头表示,“我想很多人不同意我的发言,但是没有任何人提出疑问,我想可能大家都非常礼貌吧。”

下午的论坛4,Carl果然不负众望,他引用了马克思理论的一些表述,例如废除财产私有,并请论坛发言人思考马克思主义论述与当今中国的联系,“你们可以想一想,如果中国是社会主义,中国的私有制有在减少吗?”“中国是按照马克思主义治国吗?马克思肯定不会要求禁止某个学科不能讲啊。”

茶歇的时候我问他,有人提出问题嘛?carl说“完全没有,好有趣啊。我的意思那么明显了,也没有任何人对我的发言进行反馈。”

当然也有一个原因是每个分论坛的语种都很多,可能领导和学者们没有听懂吧。

11日上午的讨论备受瞩目。宣传易拉宝上直接写着麦克·法夸尔vs北京大学前副校长梁柱、中央党校党史部主任谢春涛。梁柱是《历史虚无主义“重写历史”有何诉求?》檄文的作者,谢春涛是《历史的轨迹: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畅销书的作者。

麦克·法夸尔教授通过其专长研究的文革史提出了一系列问题,认为中国历史研究缺乏透明度。北京大学前副校长梁柱的发言极为激昂高亢,例如近代知识分子“对帝国主义抱有幻想”;“每当想到中华民族近代苦难,我就感到历史责任感”;“有一句话一直深深印在我脑海,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在也经不起中国失败所带来的打击”。中共中央党校党史部主任谢春涛继续阐释了中国共产党为何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

这个对话简直可以用“针锋相对”来形容。资本主义老头很快在高昂的口号和乱七八糟的翻译中败下阵来。想想他85岁,不远千里来对话非自己专业的问题,结果听到的是帝国主义近代的侵略,这是什么精神?

一位女生提问“请几位教授分析一下,如何用马克思理论解释为什么会发生文革、为什么毛会打倒刘少奇?这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吗?”全场掌声。

梁柱和谢春涛完全没有用马克思主义回答。梁柱说,毛天天整干部,但是他从来不整群众啊。(弹幕:大跃进、上山下乡算不算整群众?)毛是看到了官僚欺压群众才发动斗官僚。(弹幕:这是马克思主义史观还是个人史观?)谢春涛的回应是,反正不是权力斗争。倒是麦克·法夸尔把毛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点了出来。也不怪这两位国内学者,毛选五卷已经不能提了,只能说提问的女生别有用心。

11日闭幕式上,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学术委员会主任、北京大学中国道路与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协同创新中心主任姑娘还宣读了与会学者一致通过的《首届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学者共识》。

《共识》指出,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是对马克思主义的创造性发展;面对困扰当今国际社会的各种复杂问题,马克思主义是引领人类走出困境、走向光明未来的指路明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