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谈谈X博士的刷屏文——“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 》:微信公众号“乡愁影像计划”就在文章中指出X博士的“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存在以下问题:

(一)文中提到的“快手基本页面”,只是作者关注账号的页面。

如果点开发现去看的话,基本以自导自演的搞笑情景剧居多,很少看到自残的页面。

(二)作者在文章中提到“不会被大众注视到,也不会进入大众视线”的快手网红“搬砖小伟”,其实已经登上《中国梦想秀》,《极限勇士》。而且他也做起了微商,卖起了鞋子。

(三)文章使用“农村”的标签来讨论快手视频中反应的现象,然而所举的大部分例子其实都是三四线城市以及城乡结合部的东西。比如“快手大妈”是邯郸丛台区的,“准妈咪”是河南许昌的。

 

【评论】

 

一篇软文之所以会火爆朋友圈,并不是因为它漏洞百出,而是因为其尽管漏洞百出,仍然迎合了特定而社会心理,或者其结论符合某种社会共识,以至于绝大多数读者在认可其结论的同时,便放弃了对文章论据和逻辑推理的推敲。

 

一、张冠李戴的“农村青年”

在X博士的文章中,所描绘的农村青年案例实际上都是三四线城市的青年或者一线城市的新生代农民工,而这也完全符合一线城市人口对农村青年的印象:不是在田里务农,而是在城市里,作为厨师,保安,服务员,理发师而存在。“2013年间,87.3%的新生代农民工没有从事过任何农业生产劳动”。《中国农村现状调查:80后不会种地 90后不提种地 》这则报道中,平陵村村支书坦言:“55岁以下的,在田里几乎看不到了。”会使用快手的农村人口,基本上都不在务农的年龄段中。以至于X博士的文章张冠李戴,大家没觉得有什么违和感。

一篇漏洞百出的刷频文,一种社会心理的映射-少年中国评论

 

二、早孕的少女

X博士提到的早孕少女不仅真实存在,而且不是个例。之前朋友圈和微博传得沸沸扬扬的“广东湛江两未成年人办婚礼”的事情,依据澎湃的报道,镇政府证实事件真实,当日“结婚”的男女是限口村人,去年双双辍学。男方2001年出生,年仅15岁;女方稍大,2000年出生,只有16岁。涉事的男孩、女孩双双在“婚后”去了深圳打工。

蓬勃发展的工业和粗陋的劳动监察能力,给了未成年人巨大的就业机会,也就使得事实上的早婚和未成年人生子有了经济基础。如果按照结婚(生子)的年龄来划分,中国日益分割为两个世界,北上广三十岁还在打拼事业、迟迟没有对象的“白骨精”,和十几岁就进妇产科准备生孩子的新生代农民工。而这种结婚年龄的差距是由处处不同的生活方式的差距累计下来的结果。他们的父母不同(北京6岁以上常住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达到11.6年,全国平均9.05年),他们的机会不同(北京的本科录取率是全国的两倍),所以他们对子女的要求自然不同,子女对自己的要求也就不同。15岁北上广的少年们正在紧张地备战中考时,这对“未成年夫妇”已经相约辍学打工。30岁,新生代农民工的孩子们早就会打酱油了,北上广的“白骨精”还在家庭和事业之间权衡。

一篇漏洞百出的刷频文,一种社会心理的映射-少年中国评论

 

三、割裂的社会

论证社会的割裂并不需要像X博士那样用张冠李戴的例子或者伪造的快手首页页面。外地大学生在京沪当兵可以落户,这种“绿卡兵”的既视感不能不让人怀疑这是否是一个国家。

一篇漏洞百出的刷频文,一种社会心理的映射-少年中国评论

 

而北京控制人口目前最有效的方式竟然是“以学控人”。2014年获得入学资格的非京籍适龄儿童数量比上年下降7%,通州区新生入学数量甚至减少一半。而在2003-2013年十年间,北京小学数量从1652所减至1093所,裁并理由却是生源不足。这样一种只要你来劳动奉献,但不给完整公民权的做法,正是1亿留守儿童的来源。

地域差距、阶级分化,并蔓延到审美和品位的割裂,相关的报道早已充斥我们的眼球。也正因为如此,X博士的文章一经公布就被北上广深的主流读者们认定为结论正确而广为流传,事实上,主流网民对社会潜伏的危机是认可的,感到不安全的。只是他们本身缺乏组织性和集体行动能力,只能从个体逻辑出发,争取个人的上升、或者肉身“翻墙”。

 

对于具体一篇文章的论据可以澄清,但是社会情绪是无法抚平的。社会问题不解决,累积的结果并不仅仅是新的一篇有硬伤的文章或者谣言。

 

新闻链接:

谈谈X博士的刷屏文——“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3MTkzMzMzMA==&mid=2648956025&idx=1&sn=f5e5ef008f53e03d44383809c922c668&scene=23&srcid=0609mTKZ4FiNZvMQhOcDkNV9#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