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9日,国务院发布关于修改《城市民族工作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在网络上引起了一定的争议。许多人只看了修改后的条文,而没有和1993年的旧版进行对比,认为该修改决定(征求意见稿)是在扩张少数民族“特权”,强化少数民族的民族意识(进而潜在地产生分裂思想),压迫主体民族云云。

伊法治国还是缩小“特权”?-少年中国评论
伊法治国还是缩小“特权”?-少年中国评论
伊法治国还是缩小“特权”?-少年中国评论

然而笔者认真对比了1993年通过的现行《城市民族工作条例》和现在的修改决定(征求意见稿),不得不说,和网民的认识相反,现在的修改决定(征求意见稿)实际上缩小了少数民族的所谓“特权”,更强调民族融合而非突出少数民族民族意识。主要有:

一、加强融合与同化

旧版第三条为:“第三条 城市民族工作坚持民族平等、团结、互助和促进各民族共同繁荣的原则。”

新版将第三条修改为“城市民族工作坚持平等对待一视同仁,坚持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加强交往交流交融,推动建立相互嵌入式的社会结构和社区环境,促进城市各民族和睦相处、和衷共济、和谐发展的原则。”

强调了加强交往交流交融,推动相互嵌入式的社会结构和社区环境,也就是说希望少数民族从封闭的纯少民社区中走出来,融入汉族社区,潜台词就是加强同化。

新版增加一条,作为第十七条:“城市人民政府应当为少数民族享受基本公共服务提供便利和帮助。

“城市人民政府应当重视社区民族工作,积极创造条件引导少数民族流动人员参与社区生活,促进各民族共居、共学、共事、共乐

“少数民族人口较多的城市,根据实际需要,依托社区综合服务设施,设立基层服务管理工作站。少数民族人口较多的社区应当配备民族工作联络员。”

加粗部分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是要减少少数民族自成一体的封闭社区。

新版将第九条改为第十条,第二款修改为:“城市人民政府应当采取适当措施,提高少数民族教师队伍的素质,办好各级各类民族学校(班),在经费、教师配备方面对民族学校(班)给予适当照顾,鼓励各民族学生同校共班,并根据当地少数民族的特点发展各种职业技术教育和成人教育。”

加粗部分为新版增加的段落,可以看出在虽然没有立刻取消民族学校民族班,但开始鼓励各民族同校同班上学,实际上还是试图融合和同化。

二、减少清真食品企业优待,强化监督

新版删除了第十条,即,“信贷部门对以少数民族为主要服务对象的从事食品生产、加工、经营和饮食服务的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在贷款额度、还款期限、自有资金比例方面给予优惠。”

即,对清真食品相关企业(等少数民族饮食业)取消了贷款额度、还款期限、自有资金比例方面的优惠,但在第十一条和第十二条处仍然保留贴息和税收优惠。

新版增加一条,作为第二十一条:“城市人民政府应当加强清真食品日常监督管理工作,可以结合本地实际建立健全清真食品监督管理工作机制。”

这是旧版没有的,凭空多一条强化监督。

三、减少政府对少民的义务

新版将第二十三条改为第二十六条,修改为:“城市人民政府在少数民族聚居的街道,应当按照城市规划,保护具有民族风格的建筑物。”

旧版第二十三条则是“城市人民政府在少数民族聚居的街道,应当按照城市规划,保护和建设具有民族风格的建筑物。”

新版少了“建设”两个字,即现在政府不必承担新建少民风格建筑物的任务了。

四、移风易俗、提倡科学方面不够彻底

但新版有些部分仍然反映出移风易俗、提倡科学方面的不彻底性。

旧版第二十一条不仅保留,而且进一步扩充为:“少数民族人口较多的城市的人民政府,应当根据实际需要和条件,建立民族医院、民族医药学研究机构,发展少数民族传统医药科学和医药产业,培养少数民族医药专业人才。

加粗部分是新版增加的文字。无论新旧版都要求“建立民族医院、民族医药学研究机构,发展少数民族传统医药科学”。然而少数民族生理结构并没有特殊性,正如物理学化学不分东方西方,医学实际上并不分什么民族的或者世界的。(少数)民族医院、(少数)民族医药学的荒诞性和中医、中医院差不多。然而既然国家鼓励发展中医,当然也就必须鼓励发展藏医回医等等,不然就真成了歧视少数民族。

要么废除中医,同时废除(少数)民族医院、(少数)民族医药学,要么全都保留。既然国家没有勇气做到前者,那就只好做后者了。

旧版第二十五条被保留:“城市人民政府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对具有特殊丧葬习俗的少数民族妥善安排墓地,并采取措施加强少数民族的殡葬服务。”

所谓特殊丧葬习俗实际上就是宗教思想或者封建迷信。共产主义政党理所当然要追求进步和科学,对汉族破除封建迷信推行火葬,减少紧张的土地资源的浪费,对于少数民族为何放任、甚至主动提供资源让其停留在宗教思想或封建迷信的桎梏中呢?

总的来说,只要看一遍新旧两版《城市民族工作条例》,就能立刻明白,条例的修改决定实际上是强调民族融合、减少少数民族优待的。但部分网民依然很不高兴,认为是伊法治国、压迫主体民族等等。实际上是认为修正得还不够,还太过温和,希望直接立刻取消民族学校、民族班,立刻取消少数民族语言教学,立刻取消对少数民族食品生产企业的所有优待等等。

这种对优待少数民族(实际上主要针对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的紧张和忧虑,主要还是来自于国内外相关恐怖袭击的记忆。某些少数民族高发的恐怖袭击,源自以下事实:贫富分化、远远大于内地汉族的失业率、真空的基层、腐败、封闭社区,悲惨的少数民族底层转化成了民族仇恨的动力,而汉民族主义者只反对结果却不反对原因,只能在循环往复中加深民族仇恨。至于政府原有的民族政策,无论是优待还是放任,实际上都是停止改造社会,得过且过的维稳政策的一体两面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