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评:中东转折点与哈塞克变局】

【背景】
《俄首用伊朗基地 中东隐现新分野》俄罗斯国防部16日证实,俄军轰炸机当天首次从伊朗空军基地起飞,完成了对叙利亚境内极端组织的打击并顺利返航。此间分析人士认为,中东可能形成一个由俄主导的新联盟。
《叙利亚哈萨卡成内战“火药桶” 小城局势一触即发》美国国防部发言人加洛韦说,叙利亚空军18日“对哈萨卡附近地区的地面武装”进行了袭击,但袭击没有威胁到在该地区行动的盟军武装。作为回应,美国紧 急派遣飞机保护盟军武装。五角大楼联系了为支持阿萨德政府在叙利亚进行空袭的俄罗斯政府。

【评论】
叙利亚内战充斥着周边各国的干预,实际上是中东地缘斗争的集中反映,成为了挑动整个地区国际的焦点。美国因欠缺在战争初期的长久谋划和战争中的持续干预,导致目前陷入被动,同时由于国内忙于大选,在对外关系上很难有进一步的大动作——而这正是俄伊方面的重大战略机遇。埃尔多安转向俄伊,也正是从土耳其国内矛盾重重、政局不安因素激增的当下危机出发,寻求具有更稳固的地缘影响与长期可靠的政治盟友。
地缘关系上,伊朗近代以来首次允许在领土内部署外国军队,政治寓意很浓。结合俄土关系转暖、伊土关系缓和来看,中东地区的新格局隐隐形成。中国此时出面对叙政府军提供支持,也为这一格局的形成进一步奠定了基础。
在这样的宏观背景下,对俄罗斯和伊朗来说,叙政府军的失败可能性,比以往更无法接受。阿勒颇鏖战吃掉了政府军和反对派大量的有生力量,而阿萨德的兵源仅靠占人口总数十几个百分点的阿拉维派来支撑,实际保有实力一直在削减。形势要求俄方必须果断介入,确保政府军战稳赢面。
伊朗向俄罗斯开放空军基地,基本宣告了叙利亚内战中反对派武装的出局。考虑到图-22M3“逆火”的有效载荷,从伊朗起飞的航程缩短,将使其载弹量从本土起飞的6~7吨增至20吨以上,按单枚炸弹500kg来算,改换航线后的逆火基本上可以完成单次飞行任务的面覆盖轰炸,一次轰炸完全可以摧毁如炼油厂和武装集结点,而且在2小时内就可以完成往返,每日可以出动多架次。这将使叙利亚的轻步兵战场格局迅速发生转变。于是一度在西线撕开包围圈的反对派武装,目前在阿勒颇的据点已经陷入政府军的重火力围困。即将尘埃落定的阿勒颇战役无疑将会成为叙利亚内战的转折点。
在这样的时间点上,哈塞克冲突的爆发就很耐人寻味了。多线开战,尤其是在YPG主场的罗贾瓦省开战,对兵力吃紧的政府军来说几乎是最坏的选择。同时对伊朗方面来说,纵然不希望看到罗贾瓦库尔德高度自治政府的存在对其国内库尔德分离主义力量的鼓动,但选择眼下稳定叙政府军赢面的时间点上对YPG出手也绝不合适。土耳其纵然有更强烈的动机对库尔德武装出手,但眼下埃尔多安忙于稳定政局,对外只会更依靠新盟友而不大可能采取单方面激进举动。从整个库尔德势力的角度看,库尔德内部实际上存在着按地区划分的错综复杂的内部矛盾。此前在科巴尼战役中与PYD合作的KDP,在战役后因PYD未能向亲KDP的ENKS分权,关系持续紧张。同时掌握伊拉克北部库尔德自治区的KDP因石油管线需穿越土耳其,因而在对土态度上偏缓和,对阿萨德政府长期敌视。PYD还在扶持KDP控制区内的PUK等组织来给巴尔扎尼制造麻烦。库尔德各派系并没有一个完整的战略统一目标,实际上是各自为战互相对立。
按罗贾瓦方面的说法,“这次事件发生在SDF与YPG的反伊斯兰国战斗取得胜利后,其目的是要抹杀解放曼比季的意义。因为他们将伊斯兰国的失败看作自己的失败。”并认为“这次事件是一次土耳其、伊朗和叙利亚的复兴党政权相互勾结、试图阻止北叙利亚和罗贾瓦的民主计划的行动。”但根据网络资料,此前SDF在曼比季战役中,主力是阿拉伯军,可以推断占据SDF主要人员构成的YPG已经预先将人手向哈塞克地区调动。而如果是政府军有预谋的话,完全不至于等到冲突升级后才开始调动军力应付。更大的可能是哈塞克事件是罗贾瓦方面的一次蓄谋袭击,目的是迫使政府军方面完全撤出哈塞克和卡米什利等城市,答应罗贾瓦方面更苛刻的自治条件。
从短期局势来看,政府军在阿勒颇被严重牵制,而阿勒颇战役结束后,PYD在重建联合政府中会失去很多谈判筹码,自治区建设必然会被附加若干有利于叙政府方面的条款。同时伊朗、土耳其主导的地缘格局会形成对自治区强大的外部压力。因此选择在最关键的时间点上漫天要价是个看似不错的选择。叙政府军面临多重短期压力,在接管阿勒颇后也会稀释掉大量资源用于战后维持稳定和经济恢复建设。俄罗斯方面需要的是快速敲定局势走向,虽然国际油价短期回春让俄罗斯财政恶化有所减缓,但接下来大概率会出现新一轮石油市场崩盘,俄罗斯很难维持长期高强度军事介入。时间看起来站在PYD一边,其它势力都耗不起就是苛刻谈判的最大筹码。
然而PYD在军事上的胜利离不开美国的空中支援和欧洲的武器输送,长期上看如果陷入持续冲突,一旦失去美国武力支持,PYD会面临非常严峻的军事压力。民族独立在族群关系混乱的中东地区,也并不适合作为旗帜鲜明的政治标签。恰恰相反,如果能够淡化族群对立,用意识形态标签举起政治革命的旗帜,即便在未来的联合政府中可能会有具体条款上的不利,但对在不动摇“统一国家”的政治前提下会获得在叙境内更长远的发展空间,而这也与PYD在罗贾瓦区长期以来的民主建设路线相一致。同时,除去罗贾瓦区内部各政治派系纲领林立的潜在问题(PYD已经高压掌控了政治话语权),整个西库尔德斯坦也缺乏完全独立的地理条件,地区位置割裂、基础设施严重落后,都无法为PYD提供独立政府的稳固财政,Hasaka省的石油区的精炼产品如柴油,仅能提供地区内需要或走私土耳其,而重质原油精炼的技术要求对PYD来说太高,产能扩增必须依靠外部援助。在缺乏国际社会普遍认同和大国支持的情况下,PYD难以建立得到承认的独立国家,没有国际合法性就很难得到持续的外部援助,经济建设在短期重建后必然陷入困境。
如果PYD没有在持续的军事胜利中过分膨胀,应当认清独立建国对其前途绝无益处。适时对冲突降温,重回建立联邦式联合政府的谈判桌,淡化民族独立符号、提出制度改革的主张,这才是其所高举的“社会主义”革命的未来所在。

链接:
俄首用伊朗基地 中东隐现新分野
http://www.cssn.cn/gj/gj_gjzl/gj_sdgc/201608/t20160819_3167900.shtml
叙利亚哈萨卡成内战“火药桶” 小城局势一触即发
http://news.21cn.com/hotnews/a/2016/0820/09/31451024.shtml

中东转折点与哈塞克变局-少年中国评论

 

【简评:东北老工业基地四线城市的蒙古
【背景】
《蒙古经济危机了... 货币崩盘了...》8月10日,蒙古新任财政部长乔伊吉勒苏伦·巴图高科上在一次全国性的电视讲话中表示:“我们正处于一个深度的经济危机状态。”“蒙古已经进入到一个无法支付财政工资和政府各部门运营成本的状态当中。”巴图高科指出,“我们已无法保障保护我们的边境和国家安全的蒙古军队的开支,负责公共卫生安全的社会组织和医务人员的薪酬,以及文化体育部门人员的开支等。”

【评论】
蒙古经济过度依赖矿产,而其人口不过是国内一个三线城市的水平。近一半的人口聚集在乌兰巴托,然而也不过就是个百万人口级别的工业城市。这样的人口结构决定了蒙古产业结构的单一化。考虑到其对外贸易中超过八成是对华出口,而铜、煤、铁矿石、黄金、原油等占其出口总额超过七成,不难把蒙古的经济恶化同东三省与内蒙的经济恶化联系起来。仅从经济、人口体量与对华关系上看,蒙古国实际上就是中国北方锈带的一个典型的四线工业城市。而中国经济的下挫,捆绑一起跳坑的经济附庸国,绝不止蒙古一个。

链接:
蒙古经济危机了... 货币崩盘了...
http://www.guancha.cn/economy/2016_08_20_371933.shtml

中东转折点与哈塞克变局-少年中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