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评:几分钟可黑进教育局网站】

 

【背景】《学生被诈骗离世背后的数据贩卖链条:几分钟可黑进教育局网站_10%公司_澎湃新闻-The Paper》:让骗子得手的一个关键是,在这通陌生电话之前,徐玉玉曾接到过教育部门发放助学金的通知。这意味着,骗子精准掌握了徐玉玉的多类个人信息。

据他称,有团队曾试过“侵入”临沂周边多个市县教育局的网站,发现几分钟就可以进入,相关信息可以随意浏览和下载。

 

【评论】教育主管部门、教育机构掌握大量个人信息,但其在信息安全上投入严重不足,也懒得投入,有几个大学生不吐槽自己学校的网站和公共数据库呢?

个人信息的泄露,看上去无伤大雅,最多多几个骚扰电话,如果不是出了被诈骗导致离世的事件,甚至无法获得媒体多少关注,而管着这些数据的部门也就懒得采取什么措施。

要解决这些问题,要么委托第三方安全服务公司,但这触动既有的部门利益格局;要么增加相应预算(但是在大学普遍赤字扩张的情况下这方面预算难以被优先提高。在现有的格局下很难解决。

 

学生被诈骗离世背后的数据贩卖链条:几分钟可黑进教育局网站_10%公司_澎湃新闻-The Paper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519601

几分钟可黑进教育局网站-少年中国评论几分钟可黑进教育局网站-少年中国评论

【简评:又是一轮洗牌】

 

【背景】《六成网民主要从微博微信看新闻,10万+正在毁掉新闻业?_浦江头条_澎湃新闻-The Paper》:根据《2016年中国网络新媒体用户研究报告》,60.8%的移动互联网用户将微信微博等社交媒体作为近三个月中获取新闻资讯的主要方式,同时58.9%的用户将手机新闻客户端作为获取新闻资讯的主要方式。全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的总量大概是8亿左右。

电视里的《华盛顿先驱报》在自己最具优势的业务——政治报道中,被一个叫slugline(有人说是映射美国政治新闻网politico)的新兴网站打败了。这家网站的办公室没有桌子,大家席地而坐,记者在iPhone上写作;也没有三审制,主编要求记者“在我在别的地方看见它之前把新闻发上网站”。

话说美国人还是图样图森破(Too young,too simple)。国内的2000万微信公众号别说三审制,别说桌子,很多连iPhone也没有一个。

互联网上的内容比过去任何一个时代更像一门生意,而过去100年来逐步形成的新闻专业主义正在坍塌。

 

【评论】每天的微信阅读10万+只有六七百篇,可以说舆论话语权依然控制在少数人手中,但这个“少数人”的洗牌和翻新速度之快,超过了以往任何时期。传统媒体受到冲击,草根网红也并不安全。

一部分是细分市场问题,原先看小报的读者上了微博微信,必然天天点击“不转不是中国人”。但大头依然是媒体转型问题。新闻制作和发布权力的扩散,导致即使在严肃新闻领域,生动活泼的语言风格、突破禁忌的报道方式和灵活的内部管理让一些新媒体快速超越传统严肃媒体。每一轮洗牌都是机遇,关键看被谁抓住了。

 

 

六成网民主要从微博微信看新闻,10万+正在毁掉新闻业?_浦江头条_澎湃新闻-The Paper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519785

 

其他新闻:

专家解读兰州路面塌陷:至今没有城市能准确掌握地下管线情况_绿政公署_澎湃新闻-The Paper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519772

 

湖北潜江公职人员传播请愿书擅自游行抗议建农药厂 9人被处分http://www.guancha.cn/society/2016_08_26_372531.shtml

 

外媒:玻利维亚内政部副部长遭矿工绑架、活活打死http://www.guancha.cn/Third-World/2016_08_26_372578.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