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独”与“独港”

——在香港重走对台政策失败的老路

文/Omena K

 

香港立法会选举尘埃落定,正如去年区议会选举那样,本土派冒起,瓜分了传统「泛民主派」的地盘,而建制派基本格局不变。当时还有建制中人弹冠相庆:本土派和泛民自相残杀,建制获利,青年新政难道真是「阿爷」棒出来的共谍?高招高招!

 

一、什么是本土派?

 

青年新政就是去年区议会选举时,一夜崛起的本土派。结果「阿爷的高招」今届立法会选举二人胜出;连同占中主力 —— 学民思潮和学联 —— 组成的香港众志、还有刘小丽、朱凯迪、郑松泰,一下子上来六名本土派。

要知道,仅仅四年之前的立法会,所谓的本土派,例如黄毓民、范国威、毛孟静等等,只是反对自由行的扩大、大陆文化的输入,并且争取移民审批权,提倡「全民制宪」民主修改基本法而已,虽然也等于向国家索回部分剩余权力,但是有个限度。现在呢,青年新政、香港众志等人,全都支持香港独立公投;只有郑松泰一个维持「全民制宪,永续基本法」大体上合宪的框架:[i]

青年新政:

「五十年不变」的所谓「承诺」,将在2047年届满,香港又会再次站在十字路口之上。不过,在二次前途问题上,我们这一代不想再被摆布,决心要掌握自己的未来,改写香港的命运。

香港民族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当有自决2047以后前途的权利。我们… 预算在2021年举行香港前途的自决公投。在这个公投中,到底是要维持一国两制的现状,还是更改香港的政体,将交由香港人决定。而香港独立将会是一定会出现的一个选项。只要团结一致、奋力抵抗,香港民族将可反守为攻,掌握前途谈判的主导权。[ii]

香港众志:

民主制度,以「主权在民」作为核心原则,地方主权,应当由人民所掌握。不管香港的主权归于何处,「五十年不变」后的前途问题应以港人意愿为最终依归,所以我们主张透过具宪制效力的公投,处理香港主权从未获得人民授权的问题。为了贯彻主权在民的原则,公投当中应包括不同选项,如独立或维持一国两制等。若公投选项并不包括独立,将无法处理有关香港体制的认受性争议。[iii]

朱凯迪:

北京治下,香港连所谓「有自由无民主」的自欺欺人的糖衣也无以为继,我们更不可能等到北京按基本法给予我们政制上的民主。如果我们要决定自己的政治命运,就只能从北京手上重夺民主自决的权力。[iv]

刘小丽:

香港人有政治自决的权利,有权决定自己的政治地位、拥有自主的政府、立法议会,以及独立的司法体系。中共对香港并没有自有的、不需尊重香港人意愿的主权与统治权。[v]

Omena K:“港独”与“独港”——在香港重走对台政策失败的老路-少年中国评论

高招喔!就跟宋徽宗幽会完颜阿骨打一样高招,联金灭辽,然后陪葬。

Omena K:“港独”与“独港”——在香港重走对台政策失败的老路-少年中国评论

 

二、建制派的「真本土」是什么鬼?

必须注明的是,青年新政由中央或中联办建立,只是阴谋论。比如建制派《成报》评论作者「汉江泄」就用别的一种视角推销这种阴谋论:行政长官梁振英为了连任,不惜培养本土派,炒热港独话题,养寇自重,好继续走强硬路线。[vi]

Omena K:“港独”与“独港”——在香港重走对台政策失败的老路-少年中国评论

我对这种阴谋论不予置评。然而,建制派一度打算鼓励「真本土」对抗「假本土、坏本土」,却是千真万确的事。比如民建联锺树根,斥资巨万在闹市卖巨型广告,岂是本土派所能及。

Omena K:“港独”与“独港”——在香港重走对台政策失败的老路-少年中国评论

 

我们的韩红大姐今年1月来香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你飙高音就飙高音吧,提什么本土主义、本土文化的事呢?

韩红说:「应该保持自己民族特色,保持本土特色,广东粤语是那么多年的文化,那是中国的宝贝,不可以这样,大戏应该唱粤语。我觉得不论香港还是内地,音乐都走下坡,所以我们才要把它振奋起来,广东歌很好听,广东歌不能灭掉的,因为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魂。」[vii]

她说得很对,道理面面俱到,既本土,又中华。我不相信这是随口说出来的,须知港澳事务十分敏感,大官小官无不如履薄冰,最好不关我事;以韩红的身份,不会没有人和她讨论过这点,也就不会不带政治讯号。

Omena虽然不混政圈,但是颇认识一些建制中人。从2014年底起,朋友们忽地异口同声,开始思考「如何重夺和阐释本土话语」,还持续整个2015年。当时我就知道药丸,大力反对。然并卵。

这些所谓「真本土」论述,就像马督公笔下批评部份涉疆政策「以为能够用传统对抗传统,搞不清极端宗教其实是现代产物」[viii]那样,他们也不知道「本土」跟文化没有关系,只是反抗一种权力结构;又如日本SEALDs,人家反美日安保,不是因为热爱东亚和平,而是反对安倍这个美国走狗。大家不妨做做翻墙运动,看我这篇《本土派是曾经相信狮子山精神的骆驼祥子》。[ix]

我能接触的建制派,层次不高,就是一些跟我同龄的少壮派。所以这种讨论方向肯定来自上方,由建制派高层、中联办、港澳研究会之类的组织一起制订。

所以当时的民建联区议员、今日刚刚当选立法会的周浩鼎撰文:「一国两制在香港是成功落实的,假设制度运作良好,简单常识也能告诉我们,2047后的一国两制绝对应该继续,也看不见为何要变为所谓一国一制,让香港不再拥有资本主义的特色。」[x]

而号称独立、但是人所共知倾向建制的方国珊,也以「永续一国两制」做政纲。[xi]

我个人觉得,锺树根、周浩鼎、方国珊,还有很多提出「永续一国两制」的建制派朋友,都是善意的,而且也是选举政治的必然,目前不管哪派民众,都不希望大陆直接管治,这点谁都理解。不过,在决策层面高调用「本土」作为政纲,还想争夺「本土」话语权,就像上面说的,根本抓不住问题重点。

抓不住是智力问题吗?我却不太相信,你说建制派智障,我很认同,你说港澳研究会等等各种智库,还会真心得出「真本土对抗假本土和坏本土」这个结论,我是很难相信的。

西斯空寂,他们只是努力回避深层次矛盾而已,两边都喊自己才是本土,两边都在贼喊捉贼。

 

三、“港独”、“独港”以及被出卖的爱国者

如果香港民族真的塑造了出来,真的仇恨中国人民,那对国家来说就是大麻烦。国家当然不必永远依赖香港,但是香港永远都有殖民地烙印,和西方千丝万缕,任何管治问题都会损害「中国特色」的国际声誉。我不认为2047年前,中国足以无视这些忧虑,特别是中国必须走向世界才有活路的年代。

不过,太阳底下无新事,「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依然生效。

如果一国两制在2047年结束,就是民建联等等各种建制事物的末日,距今还有三十年;现在的少壮派,会在自己年将荣登元老的时候,会怎么选择?既然香港人个个不愿中央直接管治,建制派岂会不知民心可用?我今年初就说:

如果建制派和政府透过各种手法 —— 包括本土民粹主义 —— 打压既得利益,就能形成这样一个社会:上层继续通过两地合作赚钱;下层继续隔绝,陶醉于本土文化…… 这个社会一定进一步增加政府支持度 —— 在本土主义的旗帜下,到头来只是进一步诠释本土,说明它多成功。

本地政治力量一旦挟民意自重而又符合《基本法》,国家就陷于被动,你看「自由党」蹦跶得多欢乐,开除田北俊的政协,他也不介意,他又不依赖你,而自由党还只是得到部分土豪支持而已,远非设想之中这个整合全城的政治力量可比。就算到了2047年中央可以说了算,但是还有三十年时间,足够造成麻烦,成为独港当政者的资本;如果提前终止一国两制 —— 不是为了拯救香港而是因为本土势力太成功 —— 也是国家的重大失败。

这其实就是港独「国师」陈云的「城邦建国」主张,人家只是加上「建国」二字,再加上什么皇宫公主玩玩,于是被打成智障港独;他把可能变成不可能,不会成真自然不用负责,可是不要因此小看他,政府玩本土,谁玩得赢?别忘记「民心可用」。

部分人士不会看不到这种前景,真是非常诱惑,对我个人来说也是美好前途,可是买单的却是国家。[xii]

目前,反对派当然不会接受建制派提出的「真本土」,基于两个原因:

一、意识形态上,他们无法接受中央权威;

二、建制派的本土,背后仍是右派资本家。

第一点并非绝对的。比如「国师」陈云,上文我说他整天跳天神,要在香港建立城邦,自主进入中华联邦,是「智障港独」;可是始料未及,一到立法会选举期,他就正常起来,那个仿效港英旗的「龙狮旗」一下子消失了,他在选举论坛还明确表示「永续基本法」不是独立,不是建国,不是自决,完全符合基本法云云。

也许变得太快,他饮恨选举,于是立即发帖,又说「城邦」就是独立建国。真是政客本色,顺带一提,他在香港政府的文化部门做过领导,有德国油纸包住的博士学位,绝对不是智障。

Omena K:“港独”与“独港”——在香港重走对台政策失败的老路-少年中国评论

至于第二点,就是最吊诡的地方。

建制最大党民建联,既支持资本家,又有偏左的地区基层服务,两者都做得不错,左右逢源。所以党内基层区议员,往往不喜欢高层立法会议员的立场。这是题外话。

如果它能打败反对派,顺利推行政策,就不必完全听命资本家,因而能在经济上走中间路线,在政治上继续「真本土」。只要社会政策稍为左倾,深深苦于贫穷悬殊的群众,早晚会接受「真本土」,不再胡闹。那么建制派就能统合全城,团结香港 —— 在「本土」大旗下。最有资本实现本土派的政治愿望的,其实是建制派,特别是民建联。

对中央政府来说,以其幕下云集的精英,不会预见不到:

香港短期内可以隔绝于中国经济圈和文化圈,除了上层金融法律业界,其他人可以不知北京在哪。但是香港金融不可能永远一枝独秀,长远来说,港人子孙唯有融入全国经济,才有出路,所以生活和文化必须慢慢接纳中国元素,这不是消灭香港文化,而是更大的扩展。如果1997年就这样做,现在B站弹幕可能就有很多粤语,全国的宅都爱说。现在呢,A站B站湾湾也不少,但是有几个香港人?只要「真本土」政策得以实施,在选举政治下,政府就会作茧自绑,香港人因而失去文化融入的机会。以后一旦经济形势改变,他们就坐困危城,结果好像刻下的民族问题,因为孤立而贫穷,因为贫穷而孤立,恶性循环。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中央政府已经打击了这种「真本土」话语。张德江来香港,就说要防止有人「本土为名,分裂为实」。[xiii]这番话大概是说给两边听的。也许中央政府考虑到香港长远未来,也许纯粹不容香港建制派成为独立王国。

但是香港建制派不是吃素的。你不许它玩这套,它就无法打败本土派,于是中央只能倚重它,给它集中资源,守得一城算一城。香港建制派怎样都不会输。

所以许多朋友都不解,为什么中央政府不在香港培养爱国左翼力量,既能解决民生问题,又能建立国家观念。

因为中央要保住唯一的、最大的建制派。这届立法会选举「超级区议会」全港直选,工联会老将、参加过1967年反英抗争的王国兴,本来民调数据一直领先,硬是由于民建联调动选票,被周浩鼎挤掉席位,黯然退出议会。

工联会,领导六七抗英的组织,唯一在殖民时代保护抗战时东江纵队老兵的组织,一直忠于国家、忠于基层的组织,就这样被卖了。

忠诚换来羞辱,理想顿成笑柄,黔首何堪姓赵,家奴敢攀友邦?

 

 

 

[i] 《泛民全走本土路线,算吧啦民建联,你扮唔到本土架啦》,《线报》,2016年4月21日,

http://linepost.hk/?uid=5756

[ii] 《青年新政等六组织,组联盟战立会,倡2021香港自决公投》,《立场新闻》,2016年4月10日,

http://goo.gl/ogz2p8

[iii] 《香港众志「自决运动」宣言》,《立场新闻》,2016年6月27日,

http://goo.gl/Bk9Sut

[iv] 《重新出发,民主自决:自决我们的未来》,Facebook:八乡朱凯廸Chu Hoi Dick,2016年7月1日,

http://goo.gl/fFbcK2

[v] 《政治上公民自强自决》,小丽民主教室,

https://siulai.hk/post/03-04

[vi] 汉江泄,《中联办梁振英祸港,炮制激进政团巩固利益》,《成报》,2016年9月3日,

http://www.singpao.com.hk/index.php?fi=news1&id=1221

[vii] 《韩红:广东歌不能灭》,《苹果日报》,2016年1月11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first/20160111/19446896

[viii] 马平,《没什么能防住恐怖主义,除了进攻》,《观察者网》,2014年12月10日,

http://www.guancha.cn/MaPing/2014_12_10_302927.shtml

[ix] Omena K,《本土派是曾经相信狮子山精神的骆驼祥子》,《线报》,2016年3月2日,

http://linepost.hk/?uid=4462

[x] 周浩鼎,《2047后的香港》,《明报》,2015年8月20日,

http://goo.gl/Ipt6Lh

[xi] 《方国珊官方网页》,2016年7月13日,

http://christinefong.com/wp/

[xii] Omena K,《香港本土派崛起?只有国家才配得起民心》,《观察者网》,2016年1月27日,

http://www.guancha.cn/OmenaK/2016_01_27_349357.shtml

[xiii] 《张德江斥港独以「本土」之名行「分离」之实》,《星岛日报》,2016年5月19日,

http://std.stheadline.com/yesterday/loc/0519ao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