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评:核弹上的艰难跳舞】

 

【背景】《朝鲜再次进行核试验》据朝中社9日报道,朝鲜当天成功进行核弹头爆炸试验。这是朝鲜自2006年以来进行的第五次核试验。报道援引朝鲜核武器研究所声明说,按照朝鲜劳动党建设战略性核武力构想,朝鲜核武器研究所的科技人员在北部核试验场进行了旨在检验新研发的核弹头威力的核爆炸试验。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对试验成功表示热烈祝贺。

 

【评论】按中科大实验室计算,此次核爆当量约为17.8±5.9千吨,高于朝鲜历届核爆。按中科院地质所提出的,精细测算需要考虑地下爆炸坑道的埋藏深度,如果深度为800米,当量可达16000吨。通过Google Earth高程数据比对,丰溪里核试验场的坑道挖掘进洞位置海拔是1400米,而此次核试验起爆投影位置正好位于顶峰,海拔近2200米,因此此次核试验当量估计为16000~18000吨,高于前4次不成功(不完全)的核试验,超过了广岛“小男孩”,接近长崎的“胖子”。

 

这是朝鲜完成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核试验。

 

同时更值得注意的是朝方此次声称的“核弹头”。此前朝鲜已经多次发射试验了不同射程的弹道导弹,最近的就是在9月5日发射三枚近程潜射导弹,并落入日本专属经济区。而朝鲜比较成熟的陆基弹道导弹“火星8号”的射程已经达到中程弹道导弹的水平。如果此次朝方宣称的弹头化试验消息可靠,这意味着朝鲜已经初步完成了“两弹”目标。

 

虽然朝鲜并无试验两弹结合的机会,但以朝鲜为圆心的1000-2000公里半径内的区域,确实已经初步形成了被朝鲜核威胁(仍远无法构成战略威慑)的局面。虽然掌握卡吉尔·汗泄露版裂变导弹弹头技术几乎已经是朝鲜能够达到的极限,但准战略武器在朝方自己看来确实似乎足以作为朝鲜周旋于国际政治的筹码——但更可能的只是被其它国家间作为利益互换的筹码。

 

朝鲜极力发展战略武器,全然不顾国际政治的游戏规则,看似极端的背后有着基于朝鲜现状的客观原因。从法理上说,《朝鲜停战协定》只是宣告停火,朝鲜战争至今并未结束(没有分出胜负或签署和平条约)——这也是为什么2009年朝方会声称朝鲜“将不再遵守朝鲜战争停战协定”,而不是“发动第二次朝鲜战争”。从朝核六方会谈历史上的各方要求来看,朝方一度希望能以弃核为条件换取朝美互不侵犯条约,可见朝鲜对于自身的安全有着深切的忧虑。由于朝鲜半岛政治环境基于历史与地缘因素的复杂性,外交正常化对长期高压政治封闭统治的朝鲜政权来说,尚有非常多的问题需要处理,远程弹道导弹(运载火箭)和核试验成为了朝鲜谋求国际谈判利益最大化的筹码。对于拥有对朝鲜半岛主导力量的中美来说,中方不希望在周边地区矛盾上担负过多责任,而朝核问题对美方全球战略来说只是个边缘问题,美方予以关注更多是出于对中方的战略考虑(以朝核问题衍生的在日韩战略部署为政治交易筹码)。换言之,朝核问题看似焦点在于制造事端的朝鲜,但朝鲜只是个配角。

 

因此每次朝鲜的两弹试验制造一波舆论喧嚣并换来一波象征性的暂时制裁后,热度很快又会淡化下去。退出六方会谈的朝鲜最后实际上是在不断用两弹刷国际存在感,等着各方拉它回谈判桌。而问题就在于朝鲜手里可打的牌仅有两弹,威胁韩国用不上(增程火箭弹和短程导弹已经足够破防),威胁其它国家又不够。大国没必要对朝鲜退步,朝鲜只能继续走极端谋求利益,在朝核问题上金家王朝将自己逼进了死胡同。

 

反过来说,朝鲜的军政府体制就是在周边关系紧张、内部矛盾深重的背景下一步步扭曲成今天的样子。国际孤立与政治紧张反而成了今天军政府继续维持存在的必要前提。和平开放的朝鲜首先面临的不是外部威胁而是内部革命,产业停滞、阶层闭锁的社会在外部商品与意识形态冲击下,只会让人感到绝望和憎恶,即便资本市场会加剧朝鲜贫富分化让社会更不公平,但对生活资料贫瘠、泛政治化的朝鲜人来说有着无与伦比的诱惑。

 

不论愿意承认与否,朝鲜体制都是第三国际政权模式(大陆军中央集权)在基于朝鲜地理条件下的孤立政治的必然演化结果。失去了稳固的大国地缘支撑,没有拿得出手的出口资源,朝鲜要么在市场封闭中维持先军僵化,要么融入国际市场加入资本主义大家庭。没有经济、政治存在感正是朝鲜继续自我孤立的结果,所以国际上普遍也都当朝鲜是空气。朝鲜的两弹试验还会继续,除非直到有朝一日触碰了大国干涉的临界点或者其内部社会矛盾爆发,不然今天的朝鲜半岛格局仍将稳定地延续下去。

 

链接:
朝鲜再次进行核试验
核弹上的艰难跳舞-少年中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