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与美国分道扬镳?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访华演讲全文公布》在这个政治、文化不断动荡的年代,美国已经输了。我将会继续向中国靠拢,从思想上向中俄双方靠拢,我也会跟普京说,菲律宾、中国和俄罗斯是好伙伴。……奥巴马和美国国务院的发言人不断攻击我。我试图解释,在菲律宾有400万人染上毒瘾。但没人理我。我曾用体面的语言说过,后来被迫用粗话表达我的愤怒。……我谨此宣布,脱离与美国的联系,包括军事、经济上的脱离。当然如果你们在经济上与美国有问题的话我们也会帮助你们,就像你们帮助我一样。
【评论】
菲律宾的政治环境比较特殊。漫长的殖民史与分散岛群的地理条件,使得菲政府受财阀家族干预的同时也缺乏内部的各地方政治集团的统一整合。西班牙裔财阀家族是长期以来插手菲律宾政府更迭的幕后博弈方。阿拉亚家族在1985年选择支持阿基诺夫人推翻马科斯军政府;在2001年菲第二次人民力量革命期间支持副总统阿罗约弹劾了埃斯特拉达政府。阿罗约上台之后便以各种政治手段打击支持埃斯特拉达的洛佩斯家族,甚至用限制水费的方式试图迫使洛佩斯家族交出给排水专营权,而控制了ABS-CBN新闻频道的洛佩斯家族在此后专门开辟节目批评阿罗约政府,直至阿罗约筹备竞选连任时,双方关系才缓和下来。在上述财阀插手政治斗争的历史中,比较有意思的一点是,前总统阿基诺夫人的另一个身份是控制食品饮料生产的华裔许寰戈家族成员。
在财阀政治氛围如此浓厚的环境下,深谙对财阀家族关系的政治家族也就成了必然现象。且不说最近的典型阿基诺三世,新任总统杜特尔特就是达沃地区的典型政治家族出身:杜特尔特任达沃市市长前,其父已经任达沃省省长二十年;就在杜特尔特就任总统后,其子女也以高票当选达沃市正、副市长。类似的情况在现任副总统比奈身上也是一样,比奈家族长期控制大马尼拉地区的金融中心马卡蒂市。
阿基诺三世在任期间,虽然经济实现年均6%的增长,但贫富差距不断扩大,马尼拉的新建高楼大厦与贫民窟形成了鲜明对比,同时公共交通基础设施落后,中产阶级普遍对交通拥堵不满,马尼拉市用在上下班交通的时间甚至长达5~6小时。长期积累的社会不满情绪是作风强硬甚至略有极端的杜特尔特能够赢得大选的支持率来源。而其基本盘在棉兰老岛地区,自然对南海问题不大感冒,加之华裔血统身份,有一些亲华外交举动也是很正常的。
但杜特尔特的正常恰恰是菲律宾政府的不正常。纵然上台后雷厉风行整顿社会治安并强力缉毒,但菲律宾的社会结构决定了民选的精英政府仍然只能是精英政府。在阿基诺三世的经济增速无法维系的前提下,杜特尔特并没有首先从贫富差距着手作为其当选后的第一切入点,而是选了反腐缉毒这种既充满政治正确、能赚舆论吆喝,又不触及财阀、政治家族根本利益的路线。可见杜特尔特貌似粗野的执政作风下,实际上有着审慎的考量。在日、中、美分别作为菲律宾对外贸易的前三个对象国的前提下,如果中国政府无法给杜特尔特提供充足的替代投资来补充美日的缺口,杜特尔特出现再次转向,甚至沿袭阿基诺三世挑动南海争端用民粹对冲社会不满的路线,也不是不可能。即便杜特尔特有幕后的华裔财团施压,在没能得到中方充足的资本投入的情况下维持亲华政治路线,换届后的菲政府多半还是要回到常态。中菲关系下一步比较明智的举措,是闭口不提一切争议,因为黄岩岛归属对任何一方都是不可妥协的政治战线。因为杜特尔特几句嘴炮就high翻上天的小粉红们该醒醒了。
链接:
与美国分道扬镳?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访华演讲全文公布
亲华嘴炮,谁的春药?-少年中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