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江津的梅菲斯特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1691749/answer/127449485

党国的官办宗教组织实际上一种特殊的党领导下的群众组织,就跟党的工会、共青团、妇联等等是一回事。

所以正如党国的工会、共青团、妇联等组织官僚化、贵族化、娱乐化一样,党国的官办宗教组织也出现了类似的问题。

我们仔细看这则报道。这个宁夏伊斯兰经学院院长王明亮是副厅级干部。

宁夏伊斯兰教经学院原院长王明亮涉嫌贪污犯罪,被立案侦查
日前,经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中卫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宁夏伊斯兰教经学院原院长王明亮(副厅级)涉嫌贪污犯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别以为这是对伊斯兰教的优待,凡是党国承认并建立宗教协会的五大宗教实际上都是体制内有编制的,比如作为事业单位的华东神学院。

2016年中国基督教华东神学院招聘公告
中国基督教华东神学院是上海市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上海市基督教教务委员会(简称上海市基督教两会)主办、上海市民族和宗教事务委员会所属的差额拨款事业单位。现根据《上海市事业单位公开招聘人员暂行办法》(沪人社专发【2009】45号),按照公开、平等、竞争、择优的原则,华东神学院组织公开招聘工作。

下属单位是差额拨款事业单位,请问作为主办单位的上海市两会是什么性质的组织呢?人家才是姓赵的,至少也是姓钱。
如何评价宁夏伊斯兰经学院院长回族王明亮被检查机关依法侦查?-少年中国评论
如何评价宁夏伊斯兰经学院院长回族王明亮被检查机关依法侦查?-少年中国评论

如何评价宁夏伊斯兰经学院院长回族王明亮被检查机关依法侦查?-少年中国评论
如何评价宁夏伊斯兰经学院院长回族王明亮被检查机关依法侦查?-少年中国评论
如何评价宁夏伊斯兰经学院院长回族王明亮被检查机关依法侦查?-少年中国评论

这种官办宗教组织在大陆的地位和政治作用显而易见,是党领导下的群众组织,作用是“引导信教群众爱国爱教“”。
如何评价宁夏伊斯兰经学院院长回族王明亮被检查机关依法侦查?-少年中国评论

如何评价宁夏伊斯兰经学院院长回族王明亮被检查机关依法侦查?-少年中国评论
如何评价宁夏伊斯兰经学院院长回族王明亮被检查机关依法侦查?-少年中国评论
如何评价宁夏伊斯兰经学院院长回族王明亮被检查机关依法侦查?-少年中国评论
如何评价宁夏伊斯兰经学院院长回族王明亮被检查机关依法侦查?-少年中国评论

因此一方面,在共产主义信仰事实崩溃的当下,政府会更加依靠官办宗教组织来填补基层真空,即使要压制地下教会、瓦哈比教派,操作方式也往往是大力发展官办教会来争夺群众。

新疆教授:讲解伊斯兰教义维吾尔文书籍太少
笔者注意到我国关于讲解伊斯兰教义的维吾尔文书籍可谓凤毛麟角。乌鲁木齐市各大书店销售的有关伊斯兰教的书籍数量还不如南疆一些城市角落出售的非法宗教书籍多。因此,我们应组织权威宗教人士撰写并出版解释伊斯兰教中有关国家和公民关系、公民义务、多民族和多宗教的和谐共处等方面的书籍,引导新疆的穆斯林群众正确认识和处理宗教和社会责任、社会稳定与个人幸福的关系。用维吾尔文出版,并在南疆地区免费或特惠价发放,鼓励在清真寺存放和讲解。同时,制作一些别国宗教世俗化状况的维吾尔语视频节目,让少数民族群众了解外面真实世界。

另一方面,宗教官僚机构也无法脱离官僚体系的整体风气,政府的阿訇由于过于与基层官僚保持一致,甚至是拿钱从民宗委买来的职位,在民众心中往往缺乏威望,只不过是白养了一群以另一种面貌出现的意识形态官僚而已,起不到什么作用。但如果这批阿訇真的颇具威信的话,政府就能安心吃得下饭吗?自己的意识形态宣传崩溃,依靠别的东西,总是不靠谱的。

——————————————下面是两学一做时间——————————————————

伊斯兰这种宗教是适合于东方人的,特别是适合于阿拉伯人的,也就是说,一方面适合于从事贸易和手工业的市民,另一方面也适合于贝都英游牧民族。而这里就存在着周期性冲突的萌芽。市民富有起来了,他们沉湎于奢华的生活,对遵守“律条”满不在乎。生活贫困并因此而保持着严峻习俗的贝都英人,则以嫉妒和渴望的眼光来看待那些财富和享受。于是,他们就团结在某个先知,即某个马赫迪的领导下,去惩罚背教者,恢复对礼仪、对真正信仰的尊重,并把背教者的财富作为给自己的奖赏而收归己有。自然,过了一百年,他们又处于这些背教者所处的同样的地位;又需要来一次信仰净化,又出现新的马赫迪,戏又从头演起……所有这些在宗教的外衣下进行的运动都是由经济原因引起的,可是这些运动即使在获得胜利的情况下,也把原有的经济条件原封不动地保留下来。这样,一切又都照旧,冲突就成为周期性的了。与此相反,在信奉基督教的西方的人民起义中,宗教外衣只是用来作为进攻陈旧经济制度的旗帜和掩盖物,陈旧的经济制度终归被摧毁,为新的经济制度所取代,世界向前迈进,但在宗教狂热的背后,每次都隐藏有实实在在的现世利益。

——恩格斯:《论早期基督教的历史》(《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