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儿感恩节  要感恩老板吗?

有的人可能本来是想的。

但咪蒙的《职场不相信眼泪,要哭回家哭》,让他们不再想了。

那么,我们该谢谢咪蒙。教我们看清实际、解除麻醉,让我们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文章用加粗的字体告诉我们:

老板的时间就应该是最值钱的,不应该拿来做杂事;

所有的新人,就应该从杂事做起。

这就是教材,教我们什么是阶级差别。

人不是生而平等的。你看,就连时间这个”最公正的老人“都偏心于老板呢。

职工卖时间换钱,老板花钱换自由时间。

如果你对上面这句话感兴趣,可以看《世上一切成本,归到根上都是时间成本》。

你有没有想过,你越卖力干活儿,反而越助长失业现象?

是这样的:市场竞争下,在业工人为了避免失业,总是甘愿过度劳动,“一人干多人的活儿”,这就导致了老板对工人的需要量减少,自然要让更多的人失业。

而失业人口这边,为了摆脱饥饿,就甘愿在更低的工资下劳动,比如把自己的身价从4000降到3000。这又反过来增加了对在业工人的压力,迫使在业工人不得不过度劳动。

这么一循环,老板笑了。

感恩节不感恩老板,你想过吗:你越卖力,反而越助长失业-少年中国评论

爸妈可以教孩子,刚工作要积极地帮忙端茶、扫地、拿外卖。但是老板无权这样教职工。

一个职工卑贱地对待自己,没关系。他也许被教会了在职场中胜出的技巧。可是咪蒙的读者那么多,当每个职工都卑贱地对待自己,谁胜出了?老板。

于是,有位“刀爷”针锋相对地提出:

  所有的新人就应该从自己的专业领域做起。

任何老板都不应该把杂事看做是每个新人的分内之事。

更不能也绝不该是新人工作的起点!

咪蒙加粗的字还说了:

没有一种工作是不委屈的。

谁告诉你职场是温馨有爱的大家庭了?

不要渴望公司给你温暖,给你工资本身就是温暖。

这又是教材。让我们知道了那句励志语录的虚伪:
找一份喜欢的工作,这样你从早上8点到晚上5点是快乐的;
找一个喜欢的人,这样你从晚上6点到早上7点是幸福的。

至少前半句看来是无望了。

为什么工作就要委屈,就不能温暖呢?这也是天经地义?

有的人之所以反对共产主义理论,很大原因在于,不相信能实现“劳动成为人的第一需求”,因为劳动总是苦的。

其实,这不是资本家害的吗?

工人,首先是人。人,是有血有肉的,是自由的、有精神创造和享受的。

但现在总说“人力资源”这个词,就不免有些冷冰冰的。就像《感觉身体被掏空》那首歌里,老板才不管你隐形眼镜用了多久、和爸爸分别了多久。人,成了“会说话的工具”——这个从奴隶社会后就被摒弃的伦理,在齿轮飞转的时代里,又回来了。

岂止是工人?这个时代,“资产阶级抹去了一切向来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职业的灵光。它把医生、律师、教士、诗人和学者都变成了它出钱招雇的雇用劳动者。”(语出《共产党宣言》)

我们中很多人的不满,都是从学校毕业后产生的。有人归结于不适应,有人批评学校之“温室”。而迟飞老师总结过:

  教育是为人们人人全面而自由发展创造条件。只不过后面的工作过程里却远远滞后,没有继续提供人人全面而自由发展的条件,致使前面的一切准备就此枯萎。

老板倒是可以“全面而自由发展”了。而职工却只承担着岗位竞争和生存压力。远离了父母和老师,再也没有人在乎他们的人生成长,再也没有人为他们设计上升通道,只有乏味的机械重复。

在这样环境下的职工,为了获得相对有利的条件,不自觉地被训练出了强烈的戒备心、自私心、投机心。

        电影《小王子》你看了吗?
  在孩子的世界里,资本主义还体现得不够显著,便还有人情味,还有这样的话:“因为你用心浇灌了你的玫瑰,在它身上花费了时间,所以它在宇宙中变得独一无二。”
  然而这句话在大人的世界里,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却办不到。想想小王子做清洁工的那个世界,多么可怕,多么死寂。那个世界有权力控,有自大狂,最终他们又都被商人买了去。人也像工业生产一样标准化,长大了反倒胆怯了,复杂了反倒单调了。

因为相比之下,班级是自己的班级,企业却不是自己的企业。

那么多职工为着一个或几个老板服务,职工却没有几许权利。

咪蒙劝告职工要像老板一样不看“苦劳”只看“功劳”、不看过程只看结果——总之,职工要替企业考虑前途。可是,企业有没有对职工这样用心呢?

没有。企业是老板的企业,不是工人的企业。所以工人只需要完成任务,而没有义务替它着想。(也没有权利着想啊——不是你的,你想啥?想着把人家的东西偷来抢来?)

很多人抱怨政治上的不民主,总会说:“你怀疑人民没有能力管理好国家吗?”然而面对经济上的不民主,却鲜有人说:“你怀疑工人没有能力管理好企业吗?”

其实,可以的。在可以的时候,人们自然而然都是集体主义的。

 感恩节不感恩老板,你想过吗:你越卖力,反而越助长失业-少年中国评论感恩节不感恩老板,你想过吗:你越卖力,反而越助长失业-少年中国评论

有人会说了,市场经济是自由竞争的。工人自己没本事,当不上老板,当然要服从老板的规矩。

那么,工人是不是因为在自由竞争中落败,而当不成资本家呢?

不是。资本家最初是怎么来的?资本原始积累而来。一是用暴力手段剥夺农民的土地;二是用暴力手段掠夺货币财富。这就让生产者与生产资料相分离,货币资本迅速集中于少数人手中。

这就是整个资产阶级的产生过程。那假如某位资本家是靠劳动来获得原始积累呢?

思行学社解释过这个问题:

  比方说有一个人完全依靠自己白手起家攒了100万(虽然这在现实中几乎不可能),开了个公司,一年后挣得了200万。那么,在这个过程中,多出来的这100万是怎么来的呢?是原先的100万自己变出来的吗?不,是工人创造的。

而往后,第二年,第三年,第四年,无论公司的利润涨到几千万甚至几亿,真正属于老板的资本其实还是那100万(因为钱自己不会生钱),其余的所有财富,都是工人创造的,却也都成了老板的。这样一来,开创性的资本,在一般资本家的总资本中所占的比例,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

有人还会想,你只看到老板无偿占有利润,可是人家也承担着破产的风险呀。

首先,“破产”破的是个人财产吗?不是,只是他对企业的出资。现在多是“有限公司”吧,这个风险最多也就是“有限责任”,不影响资本家的其他财产。

其次,破产前往往欠薪,就连破产的损失也转嫁给工人。

其三,全体工人还面临着失业的危险,这可比破产严重得多——没工作就只能饿死。

所以,刀爷又针锋相对地提出:

  很多时候老板的傲慢,都源于把自己想得太重要。

“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是我们劳动群众!

一切归劳动者所有,哪能容得寄生虫?”

换一个世界,我们也能管好企业。

感恩节,不感恩老板。
老板要感恩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