署名:曲水流

 

很多人表示,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著作过于抽象以至于难以理解。因此,若要深入地理解这些作品的灵魂,最好能够和现实社会的具体事例结合起来并加以解读,感受这些文字在当下时代的生命力。接下来,我们就尝试用这种方法对《共产党宣言》的一个片段进行分析。

 

 【例证】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近些年来,国内外有些舆论提出中国现在搞的究竟还是不是社会主义的疑问,有人说是‘资本社会主义’,还有人干脆说是‘国家资本主义’、‘新官僚资本主义’。这些都是完全错误的。”我们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那就是不论怎么改革、怎么开放,都始终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坚持党的十八大提出的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胜利的基本要求。

【《共产党宣言》片段】2、保守的或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

资产阶级中的一部分人想要消除社会的弊病,以便保障资产阶级社会的生存。

这一部分人包括:经济学家、博爱主义者、人道主义者、劳动阶级状况改善派、慈善事业组织者、动物保护协会会员、戒酒协会发起人以及形形色色的小改良家。这种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甚至被制成一些完整的体系。

【解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这个结论是毋庸置疑的。当然,“社会主义”存在着众多流派分支,例如《共产党宣言》里就提到了反动的社会主义(包括封建的社会主义、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等),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空想的社会主义。在一般的语境中,我们当然也可以自豪地宣称:保守的或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主义!

 

 【例证】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出席夏季达沃斯开幕式时表示,我们还要进一步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转变政府职能,来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坚决把政府该放的权放出去,能放给市场的直接放给市场。

李克强总理指出:我们还要进一步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转变政府职能,来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坚决把政府该放的权放出去,能放给市场的直接放给市场,同时加强事中事后监管,而且还要探索包容有效的审慎监管方式,引导和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对有些符合发展方向,但出现了这样或那样的一些问题,及时予以引导或加以纠正,消除风险隐患,但并不因噎废食,而是使之有合理发展空间;但对那些以创新之名侵犯知识产权行诈骗欺诈之实的,要予以严惩。我们还要开放政府公共服务的平台,最大限度地推进政府数据为社会共享,便利群众和企业办事创业,提高政府效率。

【《共产党宣言》片段】……

这种社会主义的另一种不够系统、但是比较实际的形式,力图使工人阶级厌弃一切革命运动,硬说能给工人阶级带来好处的并不是这样或那样的政治改革,而仅仅是物质生活条件即经济关系的改变。但是,这种社会主义所理解的物质生活条件的改变,绝对不是只有通过革命的途径才能实现的资产阶级生产关系的废除,而是一些在这种生产关系的基础上实行的行政上的改良,因而丝毫不会改变资本和雇佣劳动的关系,至多只能减少资产阶级的统治费用和简化它的财政管理。

【解读】马克思认为,实现社会主义或超越资本主义,归根到底是“消灭私有制”的过程,而非在拒绝对私有经济发生任何实质性触动的条件下进行某种改良。改良——例如《共产党宣言》里提到的“减少统治费用和简化财政管理”,充其量只能作为优化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进步”措施,而不是超越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现实手段。正如阿尔都塞所批评的,改良主义者自以为可以在现有社会关系的基础上把社会不平等颠倒成为社会平等,把人对人的剥削颠倒为人与人的合作,但这只不过是他们的善良幻想;劳动者的战斗歌曲(国际歌)中唱道:“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这句歌词在理论上是无懈可击的。列宁也曾指出,资产阶级国家由无产阶级专政代替,不能通过“自行消亡”,根据一般规律,只能通过暴力革命;只有承认阶级斗争、同时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才是马克思主义者。因此,革命——砸碎资本主义旧有的生产关系,无疑是扬弃资本主义而迈向社会主义的一个必然环节。

 

【例证】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表示,对于企业和雇员,《劳动合同法》的保护程度是不平衡的。“本意是保护劳动者,但可能最终损害了一些劳动者的利益。”

楼继伟表示,现行《劳动合同法》是以标准工时制为基础,不适用于灵活用工。对于外向型的以加工贸易为主的企业,在“没有订单的时期会比较为难”。此外,薪酬的过快上涨可能造成企业成本上升,使企业迁至其他国家,最终减少劳动者就业机会,损害的还是劳动者的利益。

楼继伟同时表示,现行《劳动合同法》对在职职工保护较多,但职工可以提前一个月不说明原因辞职,会影响企业对员工技能培训的投入;另一方面,如果一个职工工作不努力,企业很难对其实施解雇,“位置只能被占着,对新入职的职工就会就形成歧视”。

【《共产党宣言》片段】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只有在它变成纯粹的演说辞令的时候,才获得自己的适当的表现。

自由贸易!为了工人阶级的利益;保护关税!为了工人阶级的利益;单身牢房!为了工人阶级的利益。——这才是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唯一认真说出的最后的话。

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就是这样一个论断:资产者之为资产者,是为了工人阶级的利益。

【解读】我们不能要求给予工人过高的工资,如果薪酬上涨过快导致企业利润不足,换言之,资本家榨取的剩余价值不足,那么企业最终破产、资本家不再雇工、劳动者失业,这难道不是损害工人自己的利益吗?!

我们不能要求奴隶起来反抗奴隶主,因为奴隶的一切衣食住行都是奴隶主所赐予的,你们这帮卑贱的奴隶倘若把掌握着财产所有权的主人给杀死了,谁再来把这些财产(当然只是这些财产中最微薄的一部分)恩赐给你们呢?!

只要我们依旧承认“劳动—资本”的二重结构,那么工人的任何奋斗都是有利于资本主义发展的,正如资本家的任何剥削归根到底也是有利于工人的利益的——只不过这里的利益不是工人创造的全部价值,而是除去剩余价值后的那部分工资。只要我们依旧承认“奴隶—主人”的二重结构,那么奴隶的任何追求都是为着主人的权益而奋斗的,正如主人的任何专制、压迫、剥削,归根到底也都是为了奴隶的权益而做出的——同样,这并不是奴隶作为人而自由发展的权益,而是仅仅作为奴隶的、卖身契上所规定的那部分权益。

总之,这种观点不过是对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毫无批判、毫无反思的,只懂得陷入这种生产关系并承认它的合理性而不能有一丝超越的,臭名昭著的“剥削有功论”。它困惑于当我们消灭了资本主义企业后工人究竟去哪里上班,正如它担心消灭了主人后奴隶还能不能生存一样。马克思指出,“所有这些顾虑,都可以归结为这样一个同义反复:一旦没有资本,也就不再有雇用劳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