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评:当代“土司”的野望:世袭罔替】

【背景】《武汉一村支书放话:子子孙孙都当村支书》(环球网 ):还有村民反映:“李宏念曾在公开场合说:‘村支书永远是老子搞,老子不搞儿子搞,儿子不搞孙子搞!’总之,湖光村由他们家说了算。”

【评论】解放战争不是天下大乱、豪杰争雄的旧式战乱,而是进步对反动的革命战争,这免去了总人口损失过半的生灵涂炭之苦,同时也意味着广大农村地区聚族而居的格局并未被打破、打散。土改重新分配了土地,但并未切断宗族在物理空间上的直接联系;此后的集体化改造则利用了宗族现成的组织渠道,一个个聚族而居的村落改头换面成了生产队。在这整个过程中,TG的基层组织与宗族形成了特殊的“共生”关系:宗族仍然存在,但族长换成了TG的基层干部——换个角度来描述,TG在农村基层建立起了自己的组织,但基层干部同时也是宗族的人、代表宗族的利益。

利用宗族的组织渠道,TG实现了对农村基层的控制;在TG的介入下,宗族的组织动员能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广大农村地区在“前30年”进行了扫盲普法、科普卫生、兴修水利、推广良种等一系列改造。从某种意义上讲,这种“共生”局面也算是革命的“不彻底性”;但既然工业化和城市化才刚刚起步,TG不可能很快把多数农民纳入城市的新社区,人均可耕地面积没有暴增,TG也不可能把宗族拆开、把农民分散到广阔的待开发土地上去,那么这种“不彻底性”也就难以避免。

当TG在80、90年代不断收缩组织、不断撤出基层,原有的宗族自然也就如脱缰的野马一般变得不可收拾。进入21世纪,蓬勃发展的资本主义工业化终于在物理空间上实现了对很多劳务输出大省的宗族的拆分,更摧毁了这些地方的宗族存在的经济基础。这些地方的宗族,终于被资本主义摧毁了。

但与此同时,某些地方的宗族势力反而因为资本主义而更加强大了;不但更加强大了,而且还寡头化、土豪劣绅化了。甚至还在武汉这种核心城市附近出现妄图“父传子、子传孙”的当代土司,比兄终弟及的沙特高到不知哪里去了。由地主、族长、恶霸三合一,到干部、族长、领头人三合一,再到资本家、族长、黑社会三合一,两场变化之中体现着TG的盈缩,更体现着进步与保守、革命与反动的对比。

【今日焦点:当代“土司”的野望:世袭罔替】-少年中国评论

武汉一村支书放话:子子孙孙都当村支书(图)_社会_环球网

http://society.huanqiu.com/article/2015-12/8266609.html?from=bdwz&qq-pf-to=pcqq.group

 

【简评:过剩的既不是大学生,也不是基建产能】

【背景】《177万!考研人数明显反弹 透出什么新信号? 》:

本次考试报考人数达177万,比2015年增长7%。这是继2014和2015年连续两年下降后,考研人数首次出现的明显反弹。

根据中国教育在线调查平台收集数据统计,在37665人的调查群体中,有43%的考研群体因“增加就业竞争力、提升毕业后薪水”而选择考研,暂时不想就业、逃避步入社会而选择考研的人群占13%。

【评论】 2015年城镇新成长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接近每年的新生儿数量),其中高校毕业生749万(50%)。177万人(也就是24%的高校毕业生)考研,考研的人中有56%是为了就业压力而考研。大学生的无产化、及其带来的读书无用论等等,我A已经论述多次,读者们也都有切身的体会,但今天我们要讲另一个问题。

不断提高的个人深造需求和教育供给,原本是为了适应产业升级、生产力发展的需要。但由于政府在教育、生产和分配三个层面都做不到有效规划,迅速发展的生产力实际上快速冲破既有的生产关系所能容纳的范畴,政府无力掌握,而其政策只能在民粹式维稳和断腕式维稳之间摇摆。

经过几十年的积累,中国经济,特别是工业,在胡温十年实现了井喷式发展,2010年中国GDP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2013年中国工业总产值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发电设备产量1.2亿千瓦,约占全球总量的60%;造船完工量4534万载重吨,占全球比重41%;汽车产量2211.7万辆,占全球比重25%;机床产量95.9万台,占全球比重38%。

为了对这种爆炸式发展进行支撑和配套,教育必须快速扩张,并且适当超前。大学毕业生从212万暴增三倍多到699万,只花了十年时间(2003-2013)。中国每年培养工程师数量相当于美欧日印总和,在基础科学领域的长期持续的投入也逐渐到了收获的时候,根据《Nature》今年六月的报道,照加权分数式计量(weighted fractional count,WFC),中国高质量的科研产出在2012年到2014年期间增长了37%,目前,中国对世界高质量科研的总体贡献居全球第二位,仅次于美国。

另一方面,在迅速扩张的工业和教育的背景下,却是工程师的廉价化、大学生的结构性失业和“过剩产能”的亏损,似乎这些东西已经过剩,应该赶紧“停等民”。然而数据告诉我们,中国目前的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仅仅相当于美国1970年的水平、日本1990年的水平,英国1995年的水平。中国的平均受教育年限在9-10年,美国的平均受教育年限是13.4年。相比于号称非常节能减排的日本,中国的人均用电量不及其一半。今年,中国历史钢存量终于超过了美国,意味着人均历史钢存量还不到美国的30%。真正的问题在于经济突然失速,改开后三十年平均经济增速是9%以上,一年时间下滑到7%以下根本不能用“新常态”来进行解释。

这样一来,我们就能清晰地看到,所谓的过剩产能和过剩大学生,不过是因为经济危机带来的骤然失速,让按部就班的教育扩张和基建投资“突然”变得多余。此时,政府无论是扩招提速,还是扩招减速都不是好办法。前者把当前的劳动力供给推到未来,虽然可以缓解当下的危机,一旦经济危机持续时间超过想象,未来的问题会更严重。至于后者,当经济危机过去后就会出现劳动力教育不足的问题。实际上,这个问题根本不可能通过教育政策来解决,或者说教委的工作必须绕着计划委员会来转。现在习大大喊着发掘新增长动力,那么高等人才教育扩张的专业门类就应该据此进行指导。可是连习大大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又如何能做起来呢?

没有计划委员会,就没有教委的工作空间,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计划委员会。

生产力超过了旧的生产关系所能容纳的另一方面,是教育扩张提高了群众理解抽象政治理念的能力,阶级斗争能够更进一步地从经济斗争上升到政治斗争的高度。法国的五月风暴、美国的民权运动、日本的激进左翼学生团体都蓬勃发展于西方国家大学高速扩张的六七十年代。作为反例,民国时期的中国,文盲率在80%以上,根据1934年上海市社会局的调查,黄包车夫普遍对“生活”、“改良”、“救济”等“抽象”词汇完全不懂。能够理解一定的政治理想,并且受到经济压迫的就是小地主和富农,因此出现了TG的党员队伍、干部队伍大量充斥着小地主和富农的景象:“另以赣西南根据地为例,瑞金早期的党员曾经“百分之八十是地主富农”,“上犹党员八十多人,地主富农占三十多人”——《毛泽东农村调查文集》第272页。现在,高等教育普及到这样的程度,并且还会继续扩张,意味着你得跟所有人谈理想、谈理念、谈制度设计。

【今日焦点:当代“土司”的野望:世袭罔替】-少年中国评论

177万!考研人数明显反弹 透出什么新信号?

http://www.guancha.cn/Education/2015_12_27_346083.shtml

其他新闻

中国电信董事长常小兵被查:曾任联通董事长 称税后月薪8000(简历)

http://www.guancha.cn/economy/2015_12_27_346122.shtml

 

国家统计局:工业企业利润降幅收窄至1.9% 不利因素仍存

http://www.guancha.cn/economy/2015_12_27_346106.shtml

 

 

计生法修正案草案获通过,元旦后出生的二孩都合法_法治中国_澎湃新闻-The Paper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413811

 

科研人员诉苦:年度总结要花两个月,为报销经费几成专业会计_舆论场_澎湃新闻-The Paper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413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