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评:委内瑞拉,怨天尤人的“社会主义”

 

 

【背景】

《委内瑞拉下周全国放假7天以躲避供电危机》周一,委内瑞拉电力部长路易斯·莫塔·多明戈斯发出警告,该国最大水电站玻利瓦尔水坝实际水位距离最低运行水位已经只剩下3米。值得注意的是,委内瑞拉电力70%依靠该国包括玻利瓦尔水坝在内的三个水电站。马杜罗对此宣称,眼前的困难主要应该归因于厄尔尼诺现象造成的干旱,以及敌对势力一再进行针对国家电网的破坏活动。数月以来,他们一直要求委内瑞拉人减少高能耗家用电器的使用,甚至缩短了公共部门雇员的工作时间。

 

 

【评论】

“玻利瓦尔水坝”说的是查韦斯更名的世界级大水电站古里水坝,而古里水电站是目前卡罗尼河下游支撑委内瑞拉72%电力负荷的三座水电站之一(第四座水电站托科马原计划2012年投入运营首批机组,然而2012年委政府举债190亿美元支撑多项目进展,其中托科马占了近20亿),是委历史最久、工程量最大的大型水利设施。

按2011年前后的统计,委内瑞拉28座发电厂中水电装机容量占比65%。而卡罗尼河流域地处东南,人口主要集中在西北部城市区,较差的电网调度能力制造了滑稽的现状:发电区电力过剩甚至向巴西出口,而人口稠密区电力紧张还需从哥伦比亚进口。在近几年,委人民增长的用电需求与迟滞的电力设施建设,酿成一波又一波的供电危机:

2010年的干旱促使查韦斯大面积推行限电,结果是查韦斯收获了14年来最低的民众支持率,并影响了国有矿业运营;2013年9月3日下午发生大面积停电事故,委超过一半的地区受波及,虽然事后委电力部长生成事故原因是一条主要输电线路发生故障(但追溯当时已经持续日久的配给制用电来看,多半是频率崩溃的结果,不禁让人想起上一次的印度大停电),地铁停运供水困难使得多个城市陷入混乱,面对反对派对政府基建不足的指责,马杜罗声称是反对党的擎肘致使基建方案受阻;至于近日委内瑞拉的全国放假,也早就不新鲜,2015年4月,为了缓解电力危机,马杜罗将公务员上班时间缩减至5个半小时,以减少政府楼的冷气消耗。而今,古里大坝水位降至200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马杜罗政府的供电状况可谓危机空前——讽刺的是,2003年的那次低水位,因为一场反查韦斯的全国罢工减少了用电需求。

委国水电危机宏观上说与全球气候变化显著相关,但具体说,干旱风险早就呈增长态势。然而直至马杜罗走马上任,在密集爆发的电力危机与负面舆论下,才开始着手搞大型火电项目引进投资(主要合作对象也只能是中国)。2007年查韦斯将加拉加斯电厂从美国AES手中收归国有后,电力与交通等部门的投资就开始减少并导致整个系统运转受损,最终走向电力配给制——这是对社会主义一词的侮辱。

中修在委内瑞拉成套承建诸多大型项目,火电机组扩建及新建火电站正是其中重点。然而较差的基建条件让大型设备的运输困难,于是中修自己一路铺路架桥建电站,简直场面感人。而委内瑞拉的石油品质较差,会大幅提升发电设备运行的故障率,中修自己又配套开发对应油质的净化技术……

在近两年的中修成套电建输出下,委国电公司现在才有了点底气声称制定了全面应急计划,加速投入火电机组以应对电力缺口。然而现实情况远没说的那么乐观,委内瑞拉的火电以蒸汽动力形式为主,大面积干旱将使冷却水水源告急,一大波电力事故(or限电带来的街头运动)正在快速发酵。除了继续怨天尤人给查韦斯时代擦屁股,马杜罗实在拿不出什么更好的说辞。

撒钱一时爽,过后火葬场。

 

 

链接:

委内瑞拉下周全国放假7天以躲避供电危机

http://www.guancha.cn/Third-World/2016_03_16_354129.shtml

【每日焦点:委内瑞拉,怨天尤人的“社会主义”】-少年中国评论

 

 

 

 

 

 

 

 

 

【简评:当激情老去,谁的理想在向灰色低头

 

 

【背景】

《临时法令签署,卢拉入阁作废?巴西总统遭双重打击》罗塞夫16日宣布卢拉入阁当天,负责调查巴西石油公司腐败案的巴西联邦法官塞尔吉奥·莫罗下令,出于对“公众利益”的考虑,公开司法部门在调查中对卢拉进行电话监听的记录。其中一份电话录音显示,罗塞夫告诉卢拉,她将给卢拉送去一份任命他担任内阁成员的文件,后者“在需要的时候”可以使用这份文件。电话录音在巴西朝野再次引起轩然大波,反对党认为这是罗塞夫干预司法调查。

 

 

【评论】

青年罗塞夫读着《革命中的革命》加入马克思主义游击队,凭着一腔热血与对武器、战术的熟练,成为游击队中的“圣女贞德”。在巴西军政府逐步政治解压并最终退场的过程中,罗塞夫还与其丈夫一并投身巴西民主工党的创建,并在民主工党取得南里约格兰德州首府市政选举胜利后出任市财政局长,正式走上政治舞台。

此后罗塞夫从州能源厅长一路任至巴西能源部部长、总统办公室主任,并就任总统至今。在能源部部长任职期间,游击队出身的罗塞夫拿出来的方案,却是用能源私有化提高效率换取将巴西电力照明地区从50%提升至75%,这样看似与政治立场违和的政策,恰恰是最立竿见影的惠民福利。而通过干预经济政策,在经济危机深重的现状下,拿出大笔资金用来撒福利拉选票,无异于一场超级版的“基层贿选”。同样左翼背景的卢拉卷进了受贿风波,罗塞夫近乎粗暴地选用超级豁免权切断反腐缉查,在揣测罗塞夫参与多少黑幕之余,民众显而易见的是岌岌可危的罗塞夫政府急需卢拉提供上层人脉稳固统治。

从一个马克思主义战士到今天撒钱维稳与黑幕交易,或许对罗塞夫自己来说,并没有背离初衷——对她而言,也许马克思主义仅仅是对底层好一点,看着他们欢呼,其它无所谓——事实上罗塞夫能以微弱优势获胜连任,正是靠撒福利买来的东北各州贫民与工人阶层送出的选票。在巴西经济问题日益深重的今天,这不过是用未来买醉。

拉美左翼在比烂的“社会主义建设”中,终于陆续在大萧条面前黯然声微,留下满地的经济深坑与节操。一来拉美革命并没有形成广泛而稳定的合力,二来普遍缺乏对建设社会主义的深入理解。结果就是登台时声势浩大口号通天,下台时过街喊打灰头土脸。马克思主义作为改造世界的宏观理论,任何试图将其极度简化成如纯粹福利的单一路线,实际上只能是反马的结果。拉美左翼倒下了,同样的错误还在全世界的各个角落重复循环。

 

 

链接:

临时法令签署,卢拉入阁作废?巴西总统遭双重打击

http://news.ifeng.com/a/20160319/47969946_1.shtml

【每日焦点:委内瑞拉,怨天尤人的“社会主义”】-少年中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