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评:金太阳的落日】

【背景】
《韩发言人:朝鲜13名驻外餐厅员工集体投奔韩国》据韩联社4月8日报道,韩国统一部发言人郑俊熙当天在记者会上表示,朝鲜一家驻外餐厅的1名男经理和12名女员工集体投奔韩国,这13人已于7日抵达首尔。郑俊熙指出,此前有过一两名朝鲜驻外餐厅员工归附韩国的例子,但在同一餐厅工作的员工集体投诚尚属首次。……在被问及该餐厅所在地及入境途径时,郑俊熙回答按照惯例无可奉告,并解释称韩国政府担心与第三国发生外交摩擦,而且要顾及投诚人员的人身安全和今后可能出现的类似投诚事件。

【评论】
所谓“第三国”,多半是中国。朝鲜官派劳务人员到中国开饭馆,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而能够外派的人员多为大学生与权贵子女,像北京的一些高级朝鲜餐馆,服务员家庭背景甚至被要求为大校级以上。严格的政治审查与三年期的轮换,用禁止使用手机和互联网的手段加以精神控制,以此在不产生政治问题的前提下为朝鲜政府赚取外汇。而逃亡韩国,也多半是因为中国政府不提供政治庇护,对逃北者遣送程序执行严格。在此背景下的餐厅员工集体逃亡就尤为显著了。

外派劳务人员却又要实行严格的信息闭锁,这本身就只能靠外派人员自己的“觉悟”。在互联网已经深度普及的世界,绝对的精神控制本身就不可能。能够真正控制外派人员的,说到底还是朝鲜政府事后对叛逃者家庭的惩罚。

韩国影视作品因语言、文化背景与朝鲜有共通处,因此更容易获得朝鲜人的偏爱,也更容易触动对主体思想的“忠诚”。不用说外派人员的思想解放,在朝鲜境内,城市家庭也早就开始广泛私下流传韩国影视作品。智能机的普及结合互联网传播,已经在中东地区掀起了一浪盖过一浪的反独裁反君主制的革命,朝鲜在全球信息化浪潮中能够支撑到现在,已经只能完全仰仗把社会锁死在前信息时代,人为制造一个静态社会,反过来又进一步促成了朝鲜孤立政治的自我实现。

第三国际之后的社会主义国家,大都是兴盛于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成熟,衰落在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兴起。这其中固然有苏联输了冷战连带一片社会主义阵营的垮台的因素,但制度模型、文化管制等方面存在更深层次的问题。集权和准军事化动员,一方面是两次世界大战中大陆国家在频繁战争中竞争出来的常态,另一方面也确实能够有效迎合在农业国实行高积累快速工业化动员的经济规律。同时信息传播成本高昂,形式高度依赖广播电视报纸等易被权威整合的媒体平台,在激烈的制度对抗过程中,不论是社会主义阵营还是西方世界,文化审查都一度高涨。社会主义国家在长期的准军事化动员过程中,加之冷战的备战压力,与西方阵营高度紧张的对抗掩盖了(或有意识地被用于掩盖)社会发展过程中的矛盾积累,权力贵族化又进一步加剧了制度固化和信息管制以压制社会反面力量。而资本主义本身就存在贫富差距、种族歧视和剥削,文化解禁的压力反而远小于编造自我神话的对手,资本主义也藉此在显现的矛盾下能够不断自我改革,或者至少说能够“缓和矛盾”。因此社会主义阵营的全面溃败绝不仅仅是经济因素,制度竞赛一样一败涂地。甚至可以说,就算在技术、经济上成功把握了第三次科技革命的新兴产业发展趋势,也必然会制造一波内部的社会产业人口结构剧变的制度危机。

朝鲜的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正是第三国际以来的革命案例的普遍问题,只不过是由于经济体量小,技术底子薄,在很多领域,问题被放大和极端化了。21世纪的社会主义者如果不能丢开历史样板,重新审视当代社会的革命基础,只能是在信息时代扮演一次又一次的拙劣的cosplay表演。

链接:
韩发言人:朝鲜13名驻外餐厅员工集体投奔韩国
http://www.guancha.cn/Neighbors/2016_04_08_356441.shtml

 
【今日焦点:金太阳的落日】-少年中国评论

【简评:美丽的许诺】

【背景】
《成功啦!SpaceX完成世界首次海上回收火箭》在经历了前四次失败之后,当地时间8日下午,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发射的“猎鹰9”火箭第一级稳稳降落在大西洋中一艘无人船上。这也是人类历史上首次在海上实现火箭回收。

【评论】
中国长城公司的CZ-3B,单次发射费用约在6000~6500万美元,一度堪称全球最物美价廉的发射服务。马斯克此前曾宣称SpaceX的标准发射费用为5400万美元(猎鹰9的服务报价约6000万美元,和CZ-3B大体持平),引发全球火箭市场哗然,各国媒体不吝以“航天革命”的溢美之词大肆包装。然而回顾SpaceX的订单状况,2008年美国空天局和SpaceX签订16亿美元合同购买12次货运发射服务,单次成本为1.33亿美元;按去年报道,SpaceX的任务清单中有60项发射任务,总合同金额为70亿美元,单次成本平均约为1.17亿美元。考虑到08年的通货膨胀,当时的1.33亿约合今天的1.15亿,也就是说实际上SpaceX至今为止并未在节约成本上有显著进步。

从运载力指标来看,猎鹰9的标准GTO运载能力是4850kg,CZ-3B是5100kg,CZ-3BE是5500kg。考虑到猎鹰9的LEO运力是13150kg,高于CZ-3B和CZ-3BE的11200kg和12000kg,总体来说运力指标持平,不考虑安全系数的话,性价比上算打个平手(而SpaceX的发射服务安全系数有待历史检验)。

按肖特维尔估计,一级燃料费用不到100万美元,一级火箭回收后整修开支约300万,回收后再发射的总成本降低约30%。除此之外,鼓吹SpaceX技术将节省成本90%甚至99%的说法也广为流传。除了SpaceX自己吹嘘的价格前景,市场上还远没看到SpaceX的表现,在SpaceX屡败屡战的新技术试验获得最终成果商品化之前,大幅降低成本仍然只是个美丽的许诺,更多的恐怕是用于多轮融资中的博弈。

载货火箭如能实现稳定的回收再利用以大幅压低成本,对于空间开发领域确实是很大的利好。但如果仅看SpaceX极为有限的成功个案来断言“成功”,为时尚早。何况可回收不代表可利用,可利用也不代表可降低成本,其中涉及的复杂因素太多,在媒体一片喧哗之际,对新技术市场潜力的理性判断是必要的。除此之外,中国在2015年11月也成功试验了运载火箭子级回收群伞空投试验,类似的技术试验在航天产业底蕴够足的大国并不困难,但在目前极为有限的深空开发市场前景下,很难说这些技术能走多远。

航天市场里中国的低廉价格多被归因于低廉的人力成本,而SpaceX报价能够在欧美市场独树一帜,多半也和人力成本的节约有关,毕竟欧美航天部门技术人口的老龄、冗余状况也较为严重。马斯克在欧美政府大力支持下的成功,能代表几分市场化的胜利,有待商榷。而在深空开发能够有效形成指数化扩张的产业循环(如星际采矿、月面核聚变开发等)之前,很难拓展开足够的民用市场空间开放给普遍的私人投资。或许亚轨道客机这种两小时飞遍全球的航班,在未来的民用市场空间更大。
以上。

链接:
成功啦!SpaceX完成世界首次海上回收火箭
http://www.guancha.cn/Science/2016_04_09_356454.shtml

【今日焦点:金太阳的落日】-少年中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