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评:国企与私企的区别】
【背景】
《工商银行总行691名干部中 220名干部亲属在系统内工作》
中央纪委监察部4月26日公布了对中国工商银行党委的巡视整改情况通报。在通报中,中央第四巡视组特别指出工商银行中近亲繁殖现象比较突出,“总行管理的691名干部中,220名干部的配偶、子女共240人在系统内工作”。

【评论】
工商银行被巡视组审计出总行当中两百多人有配偶和孩子在银行系统工作,乍一看这新闻比较有爆炸性,竟然有着如此传统的问题,毕竟是我国最大的银行,在世界上排到前十也是妥妥的。这样的单位自然是香馍馍,而这些高管们竟然可以弄进去!事实上,工商银行作为完全国有独资的股份制银行,在体制上跟国有企业也没什么两样,自然有着跟所有国有企业一样的漏洞和弊病。爆出这样的新闻并不奇怪。实际上,进入系统内部工作跟裙带关系还是距离很远,毕竟工商银行是一个有着40多万员工,且员工分散在全世界各地的大企业。而工商银行内部,对于人才的选拔要求还是很高的,进入银行工作,基本要211学校的应届生起,海归等等也完全不新鲜。而就算是这样的人才,进入银行的第一年往往也是被发往客服中心等等最底层的岗位,做接线员。一般银行起步的柜员,还得等一年以后才能当上,至于进入工行总部,除非你爹是工行董事会成员,否则已经是国内top2硕士或是世界名校海归起步。对于有裙带关系的人来讲,就算是再不济,弄到客服中心接电话也总是可以胜任的,而更进一步的升级,则需要你在一系列指标上满足,其重要的一条就是学历,由于国内金融专业人数的巨大扩招,没有个211学历真的是硬伤,是毫无上升空间的。而显然,领导又不可能当一辈子,父辈或者丈夫的荫庇是极其有限的。所以子女或者配偶通过裙带关系进入银行系统的,要么就真的只能混口饭吃,停留在基层岗位当中,要么就是子女本身也比较出色,有一个至少拿得出手的学历。根据笔者接触,后者人数要大得多,毕竟如果只是找个安稳的工作,随便安插到某个企业就可以了,工行毕竟还不能不上班。事实上,工行在对其核心岗位的招录上,把关还是相当严格的。要注意,笔者并没有在对裙带关系本身洗地,毕竟并没有法律法规规定夫妻或者子女不能同时在银行工作。只是说由于学历暴涨,这样的裙带关系,并没有给正常渠道招入的人少什么东西而已。
然而,对于kpi指标就是钱的金融业,岗位实际上是明码标价的。
从最低级的实习生来看,渣打银行需要五十万存款来买,(http://news.sina.com.cn/c/2012-05-17/023424428114.shtml)而各种银行中基层岗位,本质上也就是拉存款,放贷款。只要你有个几千万的存款在,你在基层的时光就会很轻松。而更高层的,更复杂的勾搭就更加多,比如高官子女进入四大审计机构,进入投资银行当高管(http://www.cb.com.cn/finance/2013_0819/1009035.html) 而这些,都合理合法。
私企与国企的区别就是,国企干稍稍越界的事情,就要被巡视组查,被全国通报接受处分,而私营企业,则可以随便勾搭权贵。合理合法地腐败。

【今日焦点:国企与私企的区别】-少年中国评论

工商银行总行691名干部中 220名干部亲属在系统内工作
http://www.guancha.cn/FaZhi/2016_04_27_358381_s.shtml

【简评:《反对自由主义》言犹在耳】

【背景】

《湖南两村支书召集11名干部聚会对抗党和政府受处分》:
该镇撤乡并村后,镇党委、政府严格执行“村财乡管村用”制度,规定同城不得安排公务接待,所有会议各参会人员自行解决就餐、各村自行承担打印、复印资料相关费用。对此,一些村干部心生不满。经查,2016年4月9日上午9点35分,双井镇凤凰村党支部书记杨昌英给云坡村党支部书记朱世东打电话,提议组织双井镇岩家垅片区各村村干部聚会,商议4月10日不参加双井镇党委政府组织的工作会议,朱世东表示同意。之后,杨昌英、朱世东分别电话联系了向家排村党支部书记朱世会等8个村的11名村干部(其中一名非党员),约定中午在该县祖师殿镇吉月大排档聚会。

【评论】

如此严重的行为,显然不是这几个干部临时起意,也暴露出当地党组织可能长期存在的弊病:平时缺乏正常的组织生活,对些许的错误行为予以姑息,对这种为小利斤斤计较、私下缔结小团体的行为没有展开批评教育乃至处分;如此也就无法树立党的权威,让这些人以为可以通过自己的小团体和党分庭抗礼。直到他们把想法转化为实践,公然串联对抗党组织,才觉得问题太过严重,应该处理了。
然而这样的事情,毛泽东早在《反对自由主义》一文中就给出了警告:
“因为是熟人、同乡、同学、知心朋友、亲爱者、老同事、老部下,明知不对,也不同他们作原则上的争论,任其下去,求得和平和亲热。或者轻描淡写地说一顿,不作彻底解决,保持一团和气。结果是有害于团体,也有害于个人。这是第一种。不负责任的背后批评,不是积极地向组织建议。当面不说,背后乱说;开会不说,会后乱说。心目中没有集体生活的原则,只有自由放任。这是第二种。……命令不服从,个人意见第一。只要组织照顾,不要组织纪律。这是第四种。
“……革命的集体组织中的自由主义是十分有害的。它是一种腐蚀剂,使团结涣散,关系松懈,工作消极,意见分歧。它使革命队伍失掉严密的组织和纪律,政策不能贯彻到底,党的组织和党所领导的群众发生隔离。一切忠诚、坦白、积极、正直的共产党员团结起来,反对一部分人的自由主义的倾向,使他们改变到正确的方面来。这是思想战线的任务之一。”

【今日焦点:国企与私企的区别】-少年中国评论

湖南两村支书召集11名干部聚会对抗党和政府受处分
http://www.chinanews.com/sh/2016/04-28/7851633.shtml

其他新闻:

落马厅官谢清纯迷信程度令人发指:每天出行必算一卦
http://www.guancha.cn/politics/2016_04_28_358514.shtml

军方喊话逃兵役青年:青春不止眼前的潇洒 还有家国边关
http://view.inews.qq.com/a/NEW2016042804657803

统计局:去年1%农民工被拖欠工资 人均9788元
http://view.inews.qq.com/a/NEW201604280244170F
被拖欠工资的农民工所占比重为1%,比上年提高0.2个百分点。分地区看,在东部地区务工的农民工被拖欠工资的比重为0.8%,比上年提高0.3个百分点;在中部地区务工的农民工被拖欠工资的比重为1.5%,提高0.3个百分点;在西部地区务工的农民工被拖欠工资的比重为1.3%,提高0.2个百分点。2015年建筑业农民工被拖欠工资的比重为2%,较上年提高0.6个百分点,高于其他农民工集中的行业。
2015年,被拖欠工资的农民工人均被拖欠工资为9788元,比上年增加277元,增长2.9%。其中,被拖欠工资的外出农民工人均被拖欠工资为10692元,比上年增加79元,增长0.7%;被拖欠工资的本地农民工人均被拖欠工资为8667元,比上年增加519元,增长6.4%。

中国富豪杨国强2500亿马来西亚造城,或首现私企管理城市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462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