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今天(5月5日),某个文件又开始在小范围内成为热门话题——就是那个揭露了多国政要丑闻的、把关键词输入百度什么都搜不到的文件:
【并非辟谣】百度跳反了?只是你希望他跳反而已-少年中国评论
(为规避和谐力度,轻度马赛克)
本来这个文件的热度已经有所降温,今天重新被提起,是因为,据说能在百度上直接搜索到了:
【并非辟谣】百度跳反了?只是你希望他跳反而已-少年中国评论
【并非辟谣】百度跳反了?只是你希望他跳反而已-少年中国评论
(以上,微博上的反应。但相关讨论也迅速被微博和谐。)
更有好事者尝试了其他关键词:
【并非辟谣】百度跳反了?只是你希望他跳反而已-少年中国评论【并非辟谣】百度跳反了?只是你希望他跳反而已-少年中国评论
对于这种“反常”现象,普遍流传的一种猜测是,因为莆田系事发,百度被调查,同时却要求各网站删除揭露莆田系内幕的帖子,避重就轻,自己成了替罪羔羊,不爽,遂开放敏感词搜索以示抗议。这体现了微妙的政治斗争,是转移视线、围魏救赵的一手……
【并非辟谣】百度跳反了?只是你希望他跳反而已-少年中国评论
然而以笔者多年使用百度的经验来看,所谓的“开放敏感词”可能只是百度的懒惰+网民自作多情而已。
实际上,早在4月6日的推送中,我们就指出,如果用“巴拿马+文件”或者“Panama+papers”的组合,都会导致“搜索结果不合法律未予显示”,但如果换成“Panama+文件”的组合,就能得到想要的结果了:
【并非辟谣】百度跳反了?只是你希望他跳反而已-少年中国评论
甚至更简单地,只要把“马”字替换为繁体,搜“巴拿馬+文件”,就能得到繁体中文的结果。
由此可以感觉到,百度设置敏感词时是非常“懒”也非常“笨”的:上面要求你屏蔽某个词,那就只屏蔽这个词(全文严格匹配),至多再屏蔽一下对应的英文,至于谐音、形近字什么的,那就懒得管了。所以,如果某个关键词被屏蔽了,可以尝试加入空格、删掉一个字、替换成谐音字等方法,往往又能搜出来了。
如此看来,所谓“百度跳反”一说,实在没有想象的那么夸张。
但有趣的是,明明只是搜索引擎的缺陷与搜索技巧的问题,网民们却愿意脑补成充满厚黑学的政治斗争——这是当前严格的网络审查的大环境决定的:当搜索敏感词而不可得时,网民切实感觉到了一种监视与压迫;为了给这种压迫寻找一个出口,各种“看上去好像能与体制对抗”的东西就会被过度解读,并被用作对抗体制的符号。实际上这种“对抗体制的符号”并不是什么新鲜东西——早在网络时代以前,流传于民间的关于国家领导人的笑话便是一种。只不过搜索引擎的原理对许多网民还是个黑箱,增强了神秘感,而这种神秘感又进一步强化了过度解读而已。
以上是就大环境而言。具体到这一次的“跳反”,则又和近日的莆田系事件联系起来,这就十分微妙了:
任何潜在的不和谐舆论热点超过一定时间,官府都会惯例性要求媒体降温,删帖。
“报道一律使用通稿”之类的命令一经发出,就会被成千上万的媒体人接收,难保没有几个泄露出去的。一旦消息泄露,无论政府是否与之有瓜葛,都会被当做心虚的表现。当网民感觉到关于莆田系事件的讨论受到了限制时,很自然地会想到是谁在试图让他们收声,于是也就希望能有一个反击。
因莆田系事件而被喷的是百度,设置(以及所谓“放开”)搜索敏感词的也是百度,很自然地就会将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营造出一种“百度进行了反击”的表象(实则是“我们想给政府来个反击,这次能搜到敏感词,算是百度帮我反击了吧”)。
总之,网民们这次的自作多情(以后也许还会有多次)再次验证了鲁迅的这句话:
“谣言这东西,却确是造谣者本心所希望的事实,我们可以借此看看一部分人的思想和行为。”
 而其背后,是政府在政治自由(节操)和信息社会舆论管控能力(智商)的双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