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

少年中国学会,凝聚少年中国的力量!

欢迎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YCA

 

【简评:经济危机,政治极化】

 

【背景】

《激进左翼人士科尔宾当选英国工党党魁:反君主制,同情哈马斯》(The Paper):这位现年66岁的英国人外界很少知晓,却是工党著名的“左派”,他主张全盘国有化,反对英国现行君主立宪制度,甚至鼓吹英国应当主动放弃全部核武器、大学应当取消学费并恢复助学金,他是同情爱尔兰共和军和巴勒斯坦哈马斯组织的国际特赦组织成员。

 

【评论】英国、希腊、西班牙是激进左翼上台或者崛起,美国的共和党中则是激进右派特朗普崛起。经济危机的大背景下,原先占政坛主流的中间派、温和派的生存空间在缩小,而极左极右同时扩张。只要你搞不定经济危机,下一次选举就是另一个方向的极化势力上台。如果台上是右派,新一次选举时就是极左崛起,如果台上是左派,下次就是极右崛起。

新闻:

激进左翼人士科尔宾当选英国工党党魁:反君主制,同情哈马斯_澎湃国际_澎湃新闻-The Paper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74500

【今日焦点:经济危机,政治极化】-少年中国评论

 

【简评:分封制央企“尾大不掉”的治理难题】

【背景】

《未来五年国企改革大幕拉开:深化国企改革指导意见印发》(The Paper):徐彪分析,国有资本运营、投资公司未来不管企业经营决策,就是搞资产整合和资本运作:退出卖掉一批公司,重组整合一批公司,然后创新投资一批公司。有人总结这类似“淡马锡”模式。徐彪个人猜测,卖掉的主要集中在商业类,重组整合主要集中在公益类以及部分关系国家安全国计民生和命脉的商业类,创新投资则主要集中在前瞻性战略性产业。若如此,资本市场将会多出很多话题。

 

【评论】国企有政治任务(比如不随意解雇员工以求维稳,在没有利润的贫困地区、农村地区贴钱维持基础设施等),有经济任务(赚钱)。但其经济任务也会间接成为政治/维稳的一部分,即按比例向财政缴纳分红,部分资产划入社保。从管企业变成管资本,直接维稳的行政手段丧失了,但若能提高资本运作效率,提高利润率从而提高分红,则新增的社保收入可以抵消就业的下滑,新增的基建补贴可以抵消国资在落后地区投资欲望的衰退。然而问题在于,大型垄断国企和中央政府的关系,表面上是“郡县制”、实际上是“分封制”。建立市场经济制度后、中央政府逐渐丧失对口专业能力(十二五最后一年,特高压十二五规划都没做出来,倒是国家电网做了一份),同时大型央企也成了红二代的自留地。专业的隔阂、高层的人事决定了现在的政府实际上管不动大型垄断国企,不交账、交糊涂账、哭穷,这是过去用惯了的手段。即使国企实际利润提高了,如果交的钱并不变多,则这门如意算盘,又如何打得下去呢?

新闻:

未来五年国企改革大幕拉开:深化国企改革指导意见印发_10%公司_澎湃新闻-The Paper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73157

【今日焦点:经济危机,政治极化】-少年中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