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最近共识网刊载的秦晖和刘仲敬的对谈?
1.秦晖:刘仲敬的说法给法西斯主义提供了理由

2.秦晖:刘仲敬的说法掩盖了法家政治的残酷性

3.秦晖:建议刘仲敬做结论时别把路径锁太死

4.豆瓣 刘仲敬:我不同意秦晖,大共同体的障碍比小共同体要大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邓璞
链接:http://www.zhihu.com/question/28861983/answer/75186608
来源:知乎

刘仲敬的这个思路,是太士大夫,太清流,太抬举太明了
只看到所谓的税收负担轻,却根本没有理解税收负担在农民负担里面其实只是一个小不点。以所谓最后一个汉族王朝明朝(因为很多人会说暴政是鞭子朝的恶政,大明朝是没有的)来说,远超赋税的是各种杂派,而远超杂派的则是各种劳役
而日本,领主征调农民去修河、打仗,是要免除年贡,甚至还要发钱的!!!也就是在日本正常的五公五民、六公四民体制下,自耕农的负担就是明面上的50%、60%。而中国自耕农?三十税一只是说法而已,三税一、二税一、三税二才是真相。
所谓日本农民过的惨,是因为日本本来就太穷,不光农民惨,难道压榨剥削他们的武士就不惨么
如何评价最近共识网刊载的秦晖和刘仲敬的对谈?-少年中国评论

白粮一项,在成化年间就是

约用运夫二万余,自备衣粮盘费,又不可以计数

白粮只是宫廷使用的二十万石精米,需要两万多人自带路费从苏州、上海、常州运粮到通州。光是差旅费按照明朝漕运标准是一人十二石,等于光差旅费就要用掉25万石以上。
而且白粮属于民运,因此一路上成为各路官员、漕丁、黑道勒索的最好目标。

如何评价最近共识网刊载的秦晖和刘仲敬的对谈?-少年中国评论

查得正粮一石,例贴船米四斗,富豪擅利,造船揽载。每船一只,官价一百二十两,埠头写船,抽银一十两,部运官需索,又不下十两矣。及至登船,一家聚食,官价不敷,往往赔补,此雇船之害也

万历间,浙江巡按方大镇用文近2000字,对其有详细论述。其中各关搜货纳税稽留之费,总计每船70余两,过洪过闸挽拽起剥等各类费用,总计每船300余两,“而雇船、雇夫与席、草、包、索、饭食、神福一切诸费,又不与焉。盖白粮一船负富户之虚名,到处以为奇货,而渔猎之不厌”
“苦莫苦於守冻……盖守冻临济,每名打点不过五十金,而一至河西天津之间,则内监以起车为例,所费不赀,每名非二百金则百五十金也。”

承揽白粮运输的民夫,实际上叠加的开支达到了上百万石。这个开支,哪怕比起明面上的所谓“苏松重赋”都不遑多让(当然数百万苏松重赋最后累计下来是上千万的征收),就这么大的开支,还只是明朝各种可怕劳役中的一种而已。

如何评价最近共识网刊载的秦晖和刘仲敬的对谈?-少年中国评论
如何评价最近共识网刊载的秦晖和刘仲敬的对谈?-少年中国评论

上述已经言及嘉兴海盐县,每名粮长输纳白粮仅200石左右,但佥此役者,“大家巨室立破”,“充是役者率破家”,可见其极其繁重,而其他府县,如苏州、松江,粮长每名输纳500石甚至800石者,其不破家而不可得,故有粮长赔补达2000余金的极端例子

明朝无官身的富户,一旦被摊派到各种大劳役,几乎百分百破产,因此出现托庇于官宦人家的手段,也就成为必然了。而被摊派上运粮、砍柴、修城之类的普通自耕农,恭喜你,准备好全家上吊吧。

明朝的所谓低赋税,本身就附带了各种劳役,比如说一个秋粮,以《临高启明》的临高县来说,一个海南小县,他正额赋税是八千多石,但是这里面一部分要送到南京,从海南送到南京!!!一部分要送到海南各州,光是这些运费,就远远超过正赋一两倍。所以哪怕没有胥吏的敲骨吸髓,光是正额的税收就远不是朱元璋吹嘘的所谓三十税一,而是七税一,八税一了。而其他的各种杂派、苛捐,还都在正赋之上,最后下来三税一都算青天大老爷,二税一算是好官啊,三税二可能都算平常了。

明朝所谓的投献、诡寄,尤其是苏松地区的所谓大地主兼并,实际上是历史的误读。并不是徐阶这样的大地主吞并了穷人的土地,而是穷人在赋役的可怕压力下,寻找乡中的官宦人家庇护。实际上江南地区的土地多有权变动极为剧烈,成为进士和高官后会迅速得到大力土地庇护权,但是失去科名以后土地又迅速的转向别的官宦家庭。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些所谓的大地主,根本就不算是土地的所有者,只是一个民间自力救济体系的管理者

中国的农民税收负担轻得多 地方政府负担不起高成本的思路 它要依靠 乡绅的间接统治手段

这个说法的错误在于,地方政府负担不起成本,不是因为税收负担太轻,而是大量的资源从县一级被抽走,用在了直接针对顺天府的烧炭、漕运、修长城之类的超高级的上层建筑消耗之上,或者说就仅仅是为了维持顺天府的宫廷,就把赋税资源榨干了,那自然基层没有办法维持了。

所谓乡绅政治,不是政府要依靠乡绅,而是民间对于暴政的一种自力救济体系,当然这个自力救济体系,会导致不加入体系的孤立农民加速破产,从而导致财政的崩溃,社会的解体,最后就是甲申之祸。但是,在明朝那样可怕的赋役体系下,农民有别的选择么

明朝对自耕农的压榨,已经到了敲骨吸髓来形容都显得太轻的程度了,在这个程度上谈什么负担太轻,那纯粹是搞笑。
实际上啊,清朝一直就在喷明朝的赋役太重,宣传自己的轻徭薄赋……
张之洞说得很清楚

前代国家大工大役,皆发民夫行赍居送,官不给钱。长城、驰道、汴河之工无论矣,隋造东都,明造燕京,调发天下民夫工匠,海内骚动,死亡枕藉。以及汉凿子午、梁筑淮堰、唐开广运、宋议回河,民力为之困敝。本朝工役皆给雇值,即如河工一端,岁修常数百万,有决口则千馀万,皆发库帑。沿河居民,不惟无累,且因以赡足焉,是曰惠工,仁政四也。
本朝宫中、府中需用之物,一不累民,苏杭织造、楚粤材木,发帑购办,商民吏胥皆有沾润。但闻商贾因承办官工、承买官物而致富者矣,未闻商贾因采办上供之物而亏折者也。子产述郑商之盟曰“无强贾,无丐夺”,于今见之,是曰恤商,仁政五也。

清朝皇宫和官府用东西,会付钱的!!!!不像明朝,那纯粹就是明抢!!!

如何评价最近共识网刊载的秦晖和刘仲敬的对谈?-少年中国评论

邓子有云,明朝有周之封建,秦之重役,汉之列侯,魏晋六朝之清流,唐之边镇,宋之重税,元之人殉,清之八旗,民国之法币……真乃是中华五千年文明之集大成者也……